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國際視野:港英做到的,特區政府做不到?

類似調查報告,在全球屢見不鮮,而事實上,除了嚴謹態度調查這類深層次矛盾,任何在官僚框架內的形式主義、不平等對話,都是本末倒置的。假如沒有獨立調查委員會,特區政府現在傾向的討論,定調已呼之欲出:通識教育失敗、國民教育不夠、土地問題、社交媒體;唯獨青年在運動真正關心的、涉及價值觀的深層次問題,例如怎樣重啓政改,官員的討論卻付諸闕如。假如港英政府當年每次都訴諸官僚、斷錯症,後果早已不堪設想了。

1967五十週年:回顧香港反越戰史

港英政府為免刺激民眾,據後來解密的檔案顯示,也曾囑咐駐越美軍在群眾運動高漲期間避免來港,以免給人口實,或令局勢進一步國際化、複雜化。有趣的是,當北京明確表態不考慮提前收回香港,群眾快要偃旗息鼓時,檔案又顯示港英專門邀請駐越美軍重來,除了是間接、迂迴的「砲艦政策」,也是對形勢完全掌握的自信顯現。

懷念杜葉錫恩

不少建制人口中說這一套,心裏毫不相信,但葉錫恩完全表裏如一。她被一些媒體標籤為「晚年逆轉」,這完全是誤會:無論是否認同她個人的價值觀,她幾乎是香港歷史上最consistent的政治人物,甚至是20世紀其中一位最consistent的國際左派。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