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問》/達明一派

屈原問「羿焉彃日?烏焉解羽?」質疑后羿如何射下九個太陽,太陽內的神鳥金烏又如何解體,究竟意思何所指,自然有不同解讀,特別是後文還有談論后羿是否偉人的部份。到了周耀輝版,問「誰挽起弓箭/射天空的火舌」,似是歌頌當時學生的「射太陽」豪情,卻也似暗示在東方社會只有徒勞無功,同樣可予人無限聯想。

《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2004-1990=﹖

1994年的人名雖然只有58個﹐但他們幾乎全是長青人物﹐能經受時間考驗﹐相信會在歷史留名。但2004年的那批有些恐怕註定是過客﹐例如「如妃」不可能像許文強﹔今天多少人還記得在SARS「成名」的楊永強大是疑問﹔至於2004年版Ba叔、Mani的持久性和江湖地位﹐似乎也比不上1990年版的陳自強和張耀榮。再回看蕭芳芳、張敏儀、亦舒這些名字﹐和從中散發的典雅﹐就知道什麼是經典﹐相信她們的地位也不是2004年版的Twins可達到。1990年的香港雖然風雨欲來﹐乃至人心惶惶﹐但原來是何等令人懷念。假如達明今天又要唱新版本﹐會發現近年冒起的名人只有陳振聰、李家仁、馬草泥、巴士阿叔之流﹐當劉以達要親口提他們的名字﹐就是他再有喜劇天份﹐也會唱出悲劇的味道。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