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之後:民主黨的十字路口

但對民主黨而言,選舉結果卻是一個十字路口:假如大勝或大敗,都能明顯證明目前意識形態先行、捍衛自由主義和多元文化核心價值的路線是否受歡迎,然而現在的結果,卻令民主黨領袖對是否繼續打意識形態牌進退維谷。純粹就選舉計算而言,由於特朗普代表激進右派已成定局,要是民主黨找出中間路線代表參選,也不會流失基本盤,只要再提出中間偏保守的經濟政綱,爭奪搖擺州份,應比純粹強調意識形態更為保險。

21世紀地緣政治外傳:不能小覷的阿拉斯加

看見阿拉斯加冰天雪地的繁榮,對岸俄國人自然又羨又妒,畢竟這曾經是俄羅斯領土。「賤賣」阿拉斯加後,俄羅斯才發現失去了龐大的能源儲備、天然資源,也永久喪失在美洲制衡美國的地利。假如蘇聯在冷戰年代擁有阿拉斯加,對美國軍力部署的牽制,肯定大大增加,連帶整個北美的格局,也可能不一樣。

麥凱恩的黃昏,依然燦爛

麥凱恩的病能否治癒,一般專家都不看好,美國媒體引述同一病例的存活率,平均是一年半。當然全國名醫會爭相治療麥凱恩,加上他的軍人鬥志,很可能比這個平均數活得長,但假如要下屆再競選連任參議員,就幾乎不可能。不過這段最後的政治日子,可能會相當精采,兩黨精英和特朗普的角力,可能都在麥凱恩的保護傘下進行。特朗普可能想不到,最難纏的對手,還是這個同代人,重病反而令對方的政治戰鬥力倍增,何其諷刺。

中美自由貿易協定:美方的觀點

然而目前共和黨的中堅支持者,不少卻是中低端技術的藍領工人,這批選民對美國進一步與中國自由貿易,一直深有保留。特朗普在去年將中國作為「搶奪美國製造業崗位的罪魁」批判,在藍領選民中深受歡迎,而美國目前在中低端製造業也缺乏比較優勢,高技術製造業、服務業等受惠於自貿協定的行業,對就業者的技能要求又很高,因此對藍領而言,與中國訂立自貿協定,肯定衝擊自己利益。他們幾乎肯定會通過工會、產業協會等,向共和黨議員施壓,反對自由貿易協定。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