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深度團」:主題旅遊可以實現嗎?

例如此刻我在塞爾維亞,就是自己設計了一個「鐵托行程」,除了到他的墓地、博物館、辦公室,也住在共產時代已負盛名的蘇式莫斯科大酒店,再參加了本地安排的「回到共產時代紅色旅遊」,和租了鐵托時代的甲蟲車在市區漫遊,起碼自己十分滿意。上次在克羅地亞的鐵托家鄉買了「鐵托酒」,更可以拿來一併品嚐。雖然喜愛一個人旅遊,但假如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旁,理應相得益彰。

左翼偶像聶魯達:作為外交家的另一面

早在1920 年代,年輕聶魯達已經在智利外交部任職,1927 年成為智利駐緬甸領事,後來又曾赴阿根廷、西班牙等地擔任外交官。雖然他進入外交界的動機只是某生活,但在各國累積的人脈、開拓的視野,都令他後來的詩作獲益匪淺。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