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時代,重探列根的「星球大戰」計劃

換句話說,列根是真心希望一勞永逸的靠高科技戰勝蘇聯的軍事威脅,不過與此同時,星球大戰有份拖垮蘇聯資源,卻也是客觀事實。聯合國裁軍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普迪維格 (Pavel Podvig)發現,蘇聯在星戰強勢推行的1983-85年,先後進行Kontakt、D-20、SK-1000等計劃,作為針對星戰、強化自身反衛星武器和導彈防禦能力的回應,間接了蘇聯領導層的主戰派得勢,但國內形勢卻開始嚴峻。戈爾巴喬夫上台後改開放改革,急於和美國進行裁減核武協商,部份也是對此回應。究竟特朗普提出建立「太空軍隊」純粹是要設定議題,讓中國等對手虛耗資源,還是真正要進行太空軍備競賽?參考列根的經驗,可能這卻根本是一個偽命題,因為兩者是沒有衝突的。

My Way:重溫仙納杜拉主義

英文版本歌詞卻以「And now, the end is near」開首,描述一位老人行將入木,回顧一世堅信只走自己道路的心情。此曲除了成為仙納杜拉的名曲,據《衞報》一項統計,亦是英國最常被使用的葬禮挽歌,而基於仙納杜拉個人的政治色彩,歌曲又延伸出種種不同解讀,堪稱20世紀最有政治意味的神曲之一。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