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峰會2.0:北韓的「女性主義外交工程」

據南韓外交界朋友所言,崔善姬在談判桌上的強項,就是利用自己的女性身份,強調自己是溫和派,但北韓溫和派「很難做」,因為內部強硬派眾多,所以請大家同情她的處境,好歹接受北韓條件,以免鷹派坐大云云。這種「暴露國家機密」的作風,初時確能令對手心生同情,但慢慢下來,黑臉白臉的遊戲,自然也為各國資深外交人員熟知。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次記者會,李永浩說了官方反駁後,最後是刻意交由崔善姬以女性身分作出「溫馨提示」:「我們的金委員長往後對這樣的朝美會談會不會失去了興趣,我有這樣的感覺」。這話如果由李永浩說出,變成了官方聲明,就失去了迴旋空間;但一旦變成一個女外交官的「個人」「憂慮」、「感覺」,完全符合她一直被賦予的角色,也維持了各自表述的外交彈性。

美朝峰會2.0:越南的智慧

論及作為世界各方信任的中介人,新加坡似乎遠較越南合適;但仔細一看,越南要的類似優勢,卻也可塑性甚高。當今世上依然存在的共產國家不多,北韓、越南正是其二,它們有歷史上的緊密淵源,與強鄰中國也有相類既親非親、若即若離的複雜情感,越南要得到威權國家信任,自然並不困難。更有意思的是美國雖是越南老對手,近年卻成為其重要戰略夥伴,合作已經由經濟拓展到戰略、軍事領域,針對的自然是中國,西方國家紛紛加持「越南奇蹟」,作為由敵人變成盟友的樣板。日本戰後復興之時,正是倚仗這樣的身份,越南自不會錯過機遇。

《北寒諜戰》:兩韓對峙的陰謀論

《北寒諜戰》劇情的轉捩點,在於「黑金星」發現自己辛辛苦苦、通過種種非人考驗、進入北韓決策層的努力,原來毫無價值,因為北韓根本不是搞社會主義,只是一心賺錢,核武不過是生財工具之一。更戲劇性的是,原來南韓情報部門和北韓一直有秘密往來,每次南韓大選前,執政黨、保守派都會賄賂金正日,讓北韓發射導彈之類,製造緊張局勢,以打擊反對派選情。由於南北韓強硬派都要通過製造外部敵人,才能鞏固內部權力,因此一拍即合,表面上不斷宣傳「國家安全至上」,實際上卻有高度默契。

田野調研:歐洲迷你國家與自治區存在之謎

既然是這樣,這些地方得以按自己的方式存在下去,就只剩下特殊經濟功能:作為避稅天堂,或地下錢莊。特別是歐洲各國大都加入歐盟後,更需要這些地方留白,去保留財政項目的彈性。一方面,不少歐盟規例、稅率都不適用於這些地方,這樣才能製造一連串透氣口;另一方面,這些地方不少設有賭場,而眾所週知的是,賭場和地下秩序關係千絲萬縷,大國種種能在陽光下進行的交易,例如軍火買賣、收買情報、滲透外國等,都需要通過地下錢莊,以免落有口實。

洗腦遊戲:認識北韓,誰洗誰的腦?

在他的鏡頭下,北韓的一切,都和西方媒體和脫北者口中的貧窮、封閉、「人間地獄」大相逕庭:平壤新簇的建築物和街道、板門店非軍事區的一群女子愉快地拍照、團結健身中心和綉文水上樂園等休閒設施、還有基督教堂的存在,都企圖帶出一個信息:西方媒體對北韓的描繪,只是對西方民眾的「洗腦」,「真實」的北韓,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The Art of the Deal

《The Art of Deal》在1987年出版,是特朗普與記者Tony Schwartz共同著作(相信是本人口述、後者代筆),講述自己成長經歷、及在房地產界的成功事蹟。當時的特朗普並沒有政治潛能,卻因為種種不合常規的從商手法、財大氣粗的形象,成為財經界風雲人物,本書一出版,就創下《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首位達13週、並持續48星期榜上有名的驕人記錄,入屋程度、「影響因子」,超越同年所有國際關係學術著作的總和。

美朝峰會與洛文

不知道洛文贈書是否有高人指點,但據他本人所言,這是金正恩真正了解特朗普這名對手的開始,而二人過去一年的種種互動,就像一個「做deal」的過程,峰迴路轉,但最終還是到達同一會場。也許唯有洛文這種人,才能和特朗普、金正恩心有靈犀,就像早前特朗普發公開信取消和金正恩的會面,美國的科班國際關係學者一片批評,唯獨洛文大家稱讚特朗普「英明」,認為這封信「情理兼備」,既顯示了美國的實力,又能觸動對方心靈,對金正恩這類人特別管用。事實證明,卻是洛文對了。

先軍政治:北韓有派系嗎?

金正恩希望和美國破冰,一大動力是「拼經濟」。要是北韓可以體面宣佈不用再浪費資源核試,而且不用擔心美國、南韓、日本隨時進攻過三八線,軍費開支可以大大降低,改為用到經濟建設、福利社會上,再加上美國、南韓很可能承諾的援助,短期內經濟大躍進,並非不可能。正因如此,「先軍政治」的既得利益者,就可能被其他新貴取代。

「真‧卡達菲模式」與金正恩

但最終「茉莉花革命」蔓延利比亞,西方卻落井下石,直接導致卡達菲不得好死;就是在此前幾年,西方的「大規模投資」也大都口惠實不至,這教訓對金正恩而言,定必十分深刻。只是「教訓」並非特朗普理解的那樣,而是「不要輕信西方承諾」,而且「必須保留自身討價還價的實力」。

兩韓一旦統一:朝鮮民族主義的前世今生

事實上,就是在朝鮮半島漢化程度最高之際,也不阻礙民族主義之誕生。早在朝鮮世宗大王期間(1397-1450),民族主義種子就已扎根,世宗大王為朝鮮民族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書寫文字「訓民正音」,雖然官方目的是幫助百姓識讀漢字,同時卻令人民有了自己的身份認同。無心插柳柳成蔭,「訓民正音」被後世視為朝鮮民族主義基石,世宗大王也因此成為兩韓共同神化的歷史偉人。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