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So:大數據操控的「千里達白票運動」,與……

說了這麼多,並非要說明區選前夕的「白票運動」,一定受到外力干預。但假如從事大數據分析的朋友察覺異動,確有責任提出數字,讓網民自行研判,這才能一方面避免把提出意見的網民盲目否定,另一方面避免有心人有機可乘操作選舉。我們在選舉前夕分享了相關數據,希望盡一己責任,即如是觀。

大考驗・大戰略:區議會選舉後的分裂與團結

因此,我們應該明白,區議會選舉本身的重要性,並非投票還是不投票、勝出多少還是誰勝誰負,而是怎樣通過選舉,鞏固運動的momentum和團結,不被有心人乘虛而入。勇武派不會出現現實意義的大台,這方面的思考,包括主動照顧對方情感和利益,應該更多由非建制政黨、公民社會領袖承擔:畢竟資源掌握在你們手上;而且建立和勇武派的互信,也是避免各走極端的恆常機制,誰不受惠?可惜香港傳統領袖始終不擅長宏觀思維,往往見樹不見林,希望經過過去數月的進化,能令他們覺悟區議會選舉是大危機,需要大智慧才能解決。在選舉結果公佈後、分裂內涵出現前,這個極短暫的窗口,他們應該儘快思考這問題,坐言起行,令這場運動在社會、經濟、文化、國際結構上,都成為可以持續以年為單位、達成目標前不會散水的持久戰,「腦袋full gear、思想be water」,這才不負全體真香港人過去數月堅持的重托。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