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s人物誌:海外升學公司,與我的前PA

Cindy本來是我的學生,畢業時,我剛好需要一個助手,協助籌備婚禮,而這人又需要認識我有哪些不同類型的朋友,於是,就請了她當作跟這個「project」;完成後,留了下來,成了私人助手幾年。雖然她很交帶、盡責,但我們都知道,PA是一個dead-end 工作,為好員工著想,應該幫她走到人生下一階段。假如下一份工作和自己繼續有關,固然很好,否則,也是了結一段因果。於是我不斷想,她為我搞婚禮的履歷,以及交帶盡責、而又不過份進取的特質,有甚麼合適的出路,可以成為一個careers?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