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寒諜戰》:兩韓對峙的陰謀論

《北寒諜戰》劇情的轉捩點,在於「黑金星」發現自己辛辛苦苦、通過種種非人考驗、進入北韓決策層的努力,原來毫無價值,因為北韓根本不是搞社會主義,只是一心賺錢,核武不過是生財工具之一。更戲劇性的是,原來南韓情報部門和北韓一直有秘密往來,每次南韓大選前,執政黨、保守派都會賄賂金正日,讓北韓發射導彈之類,製造緊張局勢,以打擊反對派選情。由於南北韓強硬派都要通過製造外部敵人,才能鞏固內部權力,因此一拍即合,表面上不斷宣傳「國家安全至上」,實際上卻有高度默契。

文在寅的和平獎?

在過去一星期,金正恩、特朗普分別採用一貫的Brinksmanship戰略,一方說不滿美韓軍演破壞和平氣氛,另一方乾脆取消見面,又是文在寅居中斡旋,才逐步避免破局。而且他的斡旋,基本上放低了一切尊嚴:特朗普和他見面後,才單方面發信取消「特金會」,一點面子也不給;而金正恩臨時要求和他見面,也是在北韓高調批評南韓軍演「背信棄義」之後,文在寅卻毫無芥蒂,見到金正恩彷如老友久別重逢般擁抱,營造友好氣氛之用心,路人皆知。作為美朝的中間人,文在寅完全明白雙方的共同目標,在於促成見面,這樣對特朗普、金正恩都有得分;但也明白雙方的共同憂慮,就是不能對「無核化」定義達成共識,所以千方百計製造灰色地帶,供雙方迴旋。

朴烈:由無政府主義者到共產黨員的矛盾一生

獲釋後的朴烈,依然是朝鮮半島的民族英雄,不過經過漫長牢獄生涯後,他已經由年輕時的無政府主義者,轉變立場為反共人士,同時因為立場不夠涵蓋政壇光譜,爭奪主要領袖位置都失敗。韓戰爆發後,朴烈加入南韓一方參戰,不幸被北韓俘虜,立場隨即180度改變,公開成為(或「被成為」)親共人士,更在北韓主張和平統一的組織擔任要職。到了1970年代,金日成大權獨攬,準備金正日的接班,大舉肅清異己,朴烈又被北韓視為「間諜」,慘被處決,終結了複雜又多變的一生。

那些年,南北韓也曾合組聯隊……

不要以為當年冷戰終結、北韓受壓、南韓民主化,兩韓聯隊就水到渠成。1991年聯隊組成的經過,比今次冬奧聯隊,只有更崎嶇。北韓方面,由於不滿未能與南韓合辦1988年夏季奧運會,曾做出不少驚人之舉,特別是在1987年炸毀大韓航空858號班機,恐嚇破壞韓奧,令全球震駭。南韓也有自己的問題,當時獨裁者全斗煥下台不久,他對北韓態度強硬,亦借此控制人民,更造成光州事件,若不是奧運迫近,新接任的總統盧泰愚,也不會是透過民主選舉產生,但一時要和北韓走得太近,也要面對大量壓力。在這些背景下,盧泰愚還是向金日成提出組成聯隊,希望贏得民意,鞏固自己權力;失去蘇聯強援的金日成心領神會,希望「正常化」自己的形象,以免成為下一個被「和平演變」的目標。兩韓聯隊就在雙方領導人各取所需的計算下,曇花一現。

當兩韓統一旗再次登場:回顧「陽光政策」歷代得失

「陽光政策」的名字,來自《伊索寓言》的「北風和太陽」,可見金大中並非單純以此為統一政策,而是正式把北韓看作將長期存在、平起平坐的政權看待。政策基於三大原則:(1) 南韓不容忍北韓任何形式的武力挑釁;(2) 南韓不會嘗試接管或吸納北韓;及(3) 南韓會主動尋求合作,這裏除了有南韓釋出的善意,亦反映南韓比以往更積極接觸北韓。而且「陽光政策」並非單一政策, 而是一個「複合政策」,當時金大中尋求以各種方式與北韓官方、工商界及民間交流,以圖緩和雙方關係,為將來統一建立基礎之餘,也可以長期穩住基本局面。

兩韓統一,還可能嗎?

南北韓統一,對上一代人來說,曾是真正可追求的夢想。即使是十多年前,我們也曾見證過南韓總統金大中推動「陽光政策」,兩韓在2000年悉尼奧運開幕禮共同入場,彷彿韓國統一夢有一線曙光。但隨著北韓不斷核試、試射導彈,兩韓關係大幅惡化,同時南韓經濟騰飛,新一代大都失去談統一的誘因,情願永遠這樣分治下去。然而兩韓統一與否,其實不容自己決定:只要北韓金氏政權崩潰,問題就變成現實。究竟一個統一的「大韓國」,會否成為東北亞強國,又會面對怎樣的挑戰?

漢城沉沒了/周國賢

《漢城沉沒了》面世三年後,南大門被縱火焚毀,年前被重建,客觀效果是進一步洗脫了那段往事,也格外令周國賢那首歌再添大中華味道。至於聽者惋惜的是愛情、還是漢城,自然因人而異了。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