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中印夾縫之中如何生存

尼泊爾境內的印度裔不滿當地新憲法,要求提高政治參與而引發騷亂,印度以封鎖邊境回應,尼泊爾的燃油供應因此被切斷,需要尋求替代供應,中國就成了理所當然的選擇。即使同年年底,尼印兩國關係開始回暖,但尼泊爾已一改依賴印度的對外政策,開始借中國減低印度的影響。

海外印度人:下一個全球帝國

但這一波早期全球化人口流動帶來的影響,卻極其深遠:除了毛里求斯的控制權已經完全落入印度裔手中,圭亞那、千里達、斐濟等國的印度裔,也都成了主流人口,國家主要職位,都已被他們壟斷。

日不落奇緣

「孟師」來自印度的反英同伴,被誘導供出「黑材料」時,對愛德華七世等發出的諷刺,一針見血:「孟師和你們一樣,希望獻媚,懂得逢迎,知道爭取機會,結果他按照你們的方法,勝過了你們,可見大英帝國,終不能持久」。這種兩面三刀、不流血奪權、靠官僚程序殺人的手段,的確是英國貴族的看家本領,被無數英國培訓的公務員繼承。而「孟師」沒有這樣的訓練,卻憑個人機智和觀察能力,適者生存,在深宮中存活下來。不知這算是「英國文化」的成功,還是失敗?

一帶一路外傳:由「印度五毛」的反華情緒談起

印度民族主義由來已久,但自從人氣總理穆迪上台,才真正成為國家指導思想。雖然莫迪表面上對北京還算客氣,但親政府媒體不時煽動反華情緒,以加強國民向心力,令其他媒體爭相效法,卻是不爭事實。近年中國不再韜光養悔,「一帶一路」亦觸動印度神經,但印度經濟偏偏高度倚賴中國,2014年印度出口164億美元貨品到中國,卻從中國入口584億美元貨品,短期內亦難以改變逆差。結果,民間的反華情緒、和數字上的對華依賴,就成為奇怪的共生現象。

印度獨立70週年:鮑斯是「國父」還是「印奸」?

不過事過境遷,今天的印度處於崛起階段,強人總理莫迪積極推動民族主義情緒,以「愛國」聞名印度的鮑斯,就成為官方宣傳的樣板人物。莫迪於2014 年競選總理期間,多次表達過對鮑斯作為「印度獨立運動領袖」的尊崇,去年還高調會見鮑斯子嗣,承諾對鮑斯的遇難疑雲重新調查。鮑斯誕辰紀念時,莫迪在Twitter 公開對其致敬,稱鮑斯在印度獨立的歷史上「寫下光輝一筆」。

中印邊境衝突:為什麼中國不重視1962年戰爭?

1962年戰爭發生時,中國剛經歷了大躍進,也就是官方稱的「三年自然災害」,全國哀鴻遍野,百廢待興,印度總理尼赫魯本來就是以此為由,判斷中國不想打仗,最後自然證明了他誤判。但尼赫魯的判斷,也有一定根據:當時中國人更在意回復正常生活,多於打一場對外戰爭,中國也沒有動員群眾搞「反印」運動,為大躍進收拾爛攤子的劉少奇只希望休養生息。而且在當時的國際認知,印度本來屬於中國的「革命戰友」,雙方一度是國際不結盟運動主力,宣傳中印戰爭,並不容易簡單向群眾說明。當時的官方宣傳把國際主義凌駕於民族主義,和今日也大不相同。

另起爐灶:印度版「一帶一路」

莫迪上任後,將「東向政策」 升格為「東向行動」(Act East Policy),更注重戰略合作,特別是推出與中國相似的促進區域聯通計劃,以長期合作的緬甸、泰國為跳板,以期和東盟「互聯互通」(這正是「一帶一路」術語)。日本與印度的經貿戰略互動尤其頻繁,雙方不僅堅定支持「自由主義地區秩序」,還簽訂了民用核技術、高鐵、工業園等協議,在軍事演習、防務上都有定期交流。

把她帶回家:超越印巴衝突的網絡正能量

在現實生活中,巴基斯坦政府對 YouTube、Facebook 等社交媒體,一度進行過封鎖,理由是出於「國家安全」、「網站含有冒犯信仰的內容」,例如2010年一度封鎖 Facebook,2012-2016年則封鎖了 YouTube。目前YouTube在巴基斯坦依然要接入「巴基斯坦頻道」,方便監控。相較下,印度對網絡寬鬆得多,所以電影講述巴基斯坦網民的「抗爭」,究竟「抗爭」對象是甚麼,也可圈可點。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