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革命」:工業革命4.0 與「真.香港」的未來

以上新時代的徵兆只是剛開始,重點是減低傳統壟斷性中介的不可取代性,釋放每人昔日被忽略的潛能,減低地域之間的流通限制,這本來就是全球大勢所趨。政府、傳統學校、商場、工會、媒體等,已經受到大時代的挑戰,北京與特區政府的回應,卻是加強影響這些被取代中的舊中介,結果很可能加速工業革命4.0這「時代革命」的成熟來臨,令新一代更快減低對包括政府在內的傳統中介的依賴,構建一個可望可即的全球網絡。到了也許十年後出現的6G時代,那時候的香港人可能已結成幾個地方的共生網絡,互相像是《Kingsman》那樣天涯若比鄰的開會和日常生活,建構一個能自給自足、相互支援的經濟鏈,而這套生活模式只要銜接全球,基本上就海闊天空,充滿無窮想像空間。因為這場運動,香港人對工業革命4.0技術的創意使用,已經令全球後來者刮目相看,這種能力並非任何學校、政府培訓所能催生的。再回看政府依然以數十年前的案例為藍本搭建新大台,望向被稱為發夢的新一代,不得不慨嘆:君非在夢中,林鄭乃在夢中耳。

「讀博害人論」的虛與實

我們希望出現的是一個變革:能令讀博回到初心,讓博士、準博士們得到追求知識的烏托邦,同時又能令他們擁有其他謀生技能,不用永遠在小圈子塘水滾塘魚。整個教育制度,隨著共享經濟、人工智能、網絡學堂等出現,早已走到變革前的懸崖。究竟我們是跳下去、還是跳過去,需要世界各地朋友的共同回應。本書面世適逢其時,揭開了新生代博士掙扎求存的一面,卻是為世界探討這議題的同道出一分力,功德無量。

工業革命4.0與我們的未來:一個佛系學術創業者的自白

不少朋友發現,我近年陸續建立一個GLOs系列的公司,不經不覺有了一定規模,但始終難以理解「學術」和「創業」之間的關係,所以還是希望在這裏分享對「工業革命4.0時代」如何影響知識份子、教育學習的十大前瞻。所謂「工業革命4.0時代」,就是繼蒸汽機、電力、電腦分別取代勞力密集工作後,人工智能、機械學習、物聯網、大數據、演算式會造成天翻地覆的革命:先取代各行各業的壟斷性中介,再取代傳統精英建立的共識,繼而取代智力密集工作。這時代會完全顛覆現有規則,再信賴任何前人告訴你的工作、保障,都已不設實際。知識份子回應這樣的時代,除了實踐,別無他途。

阿布達比羅浮宮(三):大數據與未來個人化博物館

當一切都成為數據,遊客看在眼裏,就可以想到自己版本的策展方法,取代官方展品的陳列。當然,展館環境有客觀限制,不可能輕易改變陳列方式,但在虛擬世界,一切不過一鍵之勞。遊客只要手持iPod,通過展品啟發比較史學的思維,輸入要比較的變項,例如「找出三件和兵馬俑型態相近、來自其他州份的文物」,就可以有了自己的「虛擬個人博物館」。博物館通過遊客被啟發的創建,也可以得到數據,知道最受歡迎的原創文物策展組合是甚麼,到達一定程度,就可以把「民意」變成實物的官方策展,屆時遊客發現自己的天馬行空,也可以改變世界級博物館的策展方式,亦會更用心互動遊覽。

假如脫歐公投發生在大數據時代

試想像,在相關技術完全成熟的未來平行時空,脫歐公投可以怎樣進行?首先,主辦公投的政府應能客觀掌握大數據,讓各行各業、不同年齡層、不同關注面的選民,都知道脫歐或留歐對自己的具體影響,而不用被既定立場的政客扭曲資訊來欺騙。由於直接民主的前切需要選民掌握充份資訊,他們的一票才有價值,假如公投由電子政府進行,亦可以強制所有選民都要讀了相關訊息,才能投票。

十年後的美國中期選舉:由「劍橋分析」方法論談起

劍橋分析公司對臥底記者透露,公司已經用類似方法,介入全球超過二百場選舉,具體操作就是通過上述途徑,從用戶在Facebook輸入的個人資料,如年齡、居住地區、職業、性別等,加上「讚好」和「分享」甚麼專頁和資訊,去判定他們的政治意識形態,然後引用「OCEAN人格模型理論」,大致將用戶分為五大類人格,分析出用戶的立體性格。通過這些大規模、用戶從日常生活不經不覺提供的資料,大數據公司完全掌握了該地選民的情緒和心理狀態,可以為客人製造一個更具導向性的虛擬世界,例如改變新聞消息出現的演算法,從而左右一個人的思想,再製作高度針對性的競選廣告策略。如此這般,關鍵地方的選情,就可能逆轉。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