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與抖音

抖音初始版本不過出現在兩年前,第一次公佈全球用戶數字已突破五億人,冒起速度之快,邁向全球能力之強,都令人刮目相看。從來沒有國家領導人像推廣大灣區那樣推廣抖音,也沒有甚麼委員會、規劃綱要宣傳,但抖音在新生代社群當中徹底擊敗Facebook和Instagram,對用戶身份認同的影響,只有過之而無不及。抖音既是娛樂社交平台,本來就不會有太多政治訊息,加上是內地研發,內容當然政治正確,雖然也偶有出現疑似兒童色情動作一類爭議,也有個別視頻被禁,但整體而言,用戶不會有任何獲取嚴肅訊息的期望,更不會在抖音關心社會。這和嚴重老化的Facebook用戶有泛政治化的傾向,絕對是兩個世界。當內地新一代網紅通過抖音,成為香港中小學生的共同偶像,兩地青年之間的疏離感,自然大幅下降,香港學生普通話的流暢程度,自然也與日俱增。昔日無數官員、幹部念茲在茲的任務,可能就這樣,自然而然得到解決。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