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吉斯:兩次革命之後

慢慢下來,當地學者唯有務實地以結構主義,歸納兩次革命的成因:據說阿卡耶夫來自北方,貪腐便宜了北部大族;巴基耶夫來自南方,只照顧南部權貴;而吉爾吉斯這樣的小國,精英階層來來去去就是那個小圈子,革命不過是他們之間的權力分配,與及如何滿足美俄中三大國的平衡遊戲,權貴貪腐也是對氏族的「忠誠」,對人民生活其實無大影響。這種犬儒觀點,乃一家之言,在《華盛頓郵報》記者席斯金的《不安的山谷》有詳細介紹,很值得到吉爾吉斯旅遊的朋友一讀。

吉爾吉斯:顏色革命之後的李白故鄉

全國成年女性都達到中學教育程度、男性相關數字亦達99.9%,這是一個近乎零文盲的社會,也是它何以在中亞各國當中容易推進民主的原因。與此同時,吉爾吉斯的勞動成本卻極低,2018年的最低工資僅為每月20美金。如此吸引的條件,外資理應盡早把握機遇。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