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李光耀喪禮

而我也想不到,除了至親好友,有誰的葬禮,我會專門乘飛機再排四小時參加。新加坡人的感受,基本上,我都擁有。但還有一點,是新加坡人沒有的:在心底深處,我深信新加坡的國際化多元社會,才是應該存在的香港。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