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凱恩傳奇與「舊美國夢」

直到特朗普冒起,走的同樣是「第三道路」,但卻是打破兩黨精英共識、向民粹主義靠攏的新路,這自然和麥凱恩三十多年在國會的努力背道而馳,卻呼應了社交媒體興起後的全球新趨勢。所以二人關係之差,完全是路線之爭。美國傳統精英嘉許麥凱恩的努力,他們成長的背景,習慣由一小撮精英控制權力核心,自然也會通過麥凱恩病逝,重新弘揚這種價值。

凱利將軍與「美國救國委員會」

凱利作為職業軍人的形象,和對政治意識形態鬥爭的疏離,都讓他擁有幾分超然地位。在共和黨建制派眼中,凱利是將白宮從政治中心變回政策中心的理想人選。根據與凱利共事的官員透露,凱利對政策內容並不武斷,但對於決策目標和決策過程的要求異常嚴厲,而且一視同仁。例如特朗普女兒伊萬卡作為「美國總統助理」,以往幾乎不會現身幕僚長主持的幕僚例會,但在凱利履職後,也乖乖準時列席。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