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賢姬回憶錄

金賢姬透露,北韓國內把「犯錯誤」人士送去勞改營的行為十分公開,令人有危機感,作為有效管治的一部份,不過目睹鄰居忽然消失後,就不可能完全對金家神話盲目信從。換句話說,洗腦是有局限性的。她本人也經歷了不少「彈性」,例如會賄賂工人令勞動達標、偷走離開訓練營探望家人等,當局也許只是裝作不知情,以製造人為灰色地帶。

喬森潘回憶錄

《喬森潘回憶錄》幾乎沒有透露甚麼高層秘辛,不過有一幕頗有意思,就是說赤柬政權崩潰後,高層召開了擴大會議,波爾布特終於流露了悔意,說「還以為共產主義真的能拯救國家」,反映極端共產主義者雖然掛的是「國際主義」牌頭,骨子裏還是民族主義作崇。

君子以經綸:沈鑒治回憶錄

每一個時代﹐都有一批人被稱為才子﹐而無論根據什麼準則﹐前《信報》總編輯沈鑒治先生都肯定是上一輩才子中的才子。他的回憶錄十分平鋪直敘﹐幾乎就是一生的流水帳﹐也沒有多少軼事記載﹐對不是同代人而言﹐其實不易產生共鳴。但作為國際關係研究者﹐筆者閱讀這本書卻另有感觸﹐因為在今時今日﹐不少前輩記載的涉及國際層面的親身經歷已幾成絕唱。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