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Vs獨立:埃塞俄比亞Vs厄立特里亞

二戰後厄立特里亞爭取獨立,埃塞俄比亞卻認為厄立特里亞應該「回歸」,結果 1950 年聯合國決定厄立特里亞跟埃塞俄比亞組成聯邦。聯邦成立後,埃塞俄比亞利用語言政策、限制言論自由、財政和經濟操控等等方式,壓制厄立特里亞的主體意識和削弱聯邦意義。這舉動引起厄立特里亞人反抗,引發 1962 年埃塞俄比亞強硬取締厄立特里亞的獨立運動,終止聯邦制,把厄立特里亞「回歸」為行省。「回歸」後的「受壓迫者」角色,使厄立特里亞人的身份認同更趨堅定。

樹大招風

1984-2003年這二十年,可能是香港歷史上最獨特的歲月,一方面風雨欲來,眾多正常情況下不會出現的盛世、亂世紛呈;另一方面,卻是一代人心目中的黃金歲月,機遇處處,英國人差的一面遠去、中國管治的問題未到來,而中英兩國庇蔭下的優勢,卻能共享。這樣的時代,不可能是歷史的常態,而且物極必反,到了今天,公式可能剛好相反。難怪《樹大招風》表面上說的是「三大賊王」,卻能令千千萬萬個「王」心生共鳴。

聖誕島可「回歸新加坡」嗎?

那新加坡人有沒有反彈?這是很有趣的話題。根據當時報道,新加坡首席部長林有福對這一安排頗有顧慮,擔憂聖誕島上的華人享有的各項權利因此受損,亦對新加坡失去來自聖誕島的經濟利益感到不滿。但林有福及新加坡本地追求自治的官員們,正忙於與英國政府就國家前途進行談判,無暇顧及聖誕島,這一決定最終由英國殖民政府和澳洲共同宣佈,新加坡人也只有接受。

寒戰II

其實就是「主流派」的李Sir,也是由始至終極度清醒的。他原來辭職退休,拒絕四大地產商按「潛規則」邀請當顧問,未嘗不是真的希望退出江湖。他被逼「落水」後勸兒子「和這幫人距離越遠越好」,明顯知道政治黑暗,已不是舊日香港精英那套遊戲,不過又是因為兒子的不能自拔,連自己也不能突破宿命。

果阿「回歸」後的本土運動

果阿人冀擁有甄別和限制移民的權力,要求印度中央政府承諾保護其文化,並獲民選果阿議會和邦長支持。但印度中央不為所動,認為相對於一個十二億人口的大國,果阿這百多萬人無足輕重,為其改變國家政體,或牽一髮而動全身,其他各邦紛紛效法,成為「獨立或半獨立政治實體」,就永無寧日。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