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國泰CEO閱讀國際關係……

說了這麼多,我還是和不少朋友一樣,每次出門依然選擇國泰,也很希望他們過了這個對沖合約後,能渡過難關。恨鐵不成鋼的情懷,其實是把國泰借代了整個香港。

我的母親與馬可孛羅會

當時的「馬可孛羅會」,屬於聚集政商名流的貴賓會所,定期於文華酒店舉辦西式晚宴和中國電影放映會,這作風在那些年的左派圈子當中,可謂極度稀有。他們的成員包括外國商人、政客、記者、外交官等,亦有新華社香港分社、中國銀行成員、親中媒體記者等出席。於是,「馬可孛羅會」就成了西方代表非正式接觸到北京的平台,發生了不少難以公開的有趣故事。

由國泰「關公災難」談起

我是國泰的資深乘客,馬可孛羅會的金卡會員,近年幾乎每週在香港、新加坡、台灣之間遊走,所以,國泰可以說是生活一部份。從前認識不少國泰(舊)高層,乘坐過首航派對,對他們的(舊)管理思維十分佩服。正是因為這份感情,對國泰近年的改變,感到十分無奈。經營不善、投資失利、把責任轉移乘客且不說,把經濟艙再加窄以安置更多乘客也不說,單是改變馬可孛羅會的計分方式,令短途乘客再沒有成為長期顧客的誘因,就很令人反感。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