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關係的女性主義學派

另一個女性主義最能發揮的當代題目,就是特朗普現象。從去年大選至今,特朗普對女性的不尊重人所共知,一度讓女性主義者深感挫敗,但同時也是這學派論述的黃金機遇。在女性主義者眼中,特朗普代表的正是典型男權思維,而他上任後,擴充軍備、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對國際人道主義與民主推廣不屑一顧等,都是男權主義的反映。

艾理森的「修昔底德陷阱」:中美篇

艾理森將「修昔底德陷阱」應用於當下中美關係,雖然不一定獲得學界同僚認同,卻符合了兩國普羅大眾的民間智慧。從衝突雙方的特質來看,中國無疑是經濟、軍事實力飛速發展的新興大國,美國則是二戰後就領導全球、制定國際秩序的守成大國。隨著近年中國在全球的投資貿易規模不斷擴大、在太平洋的戰略存在不斷增強,美國政界、軍界無不感受到壓力,中國網民也無不感受到「中國夢」的亢奮。「中國威脅論」正是以美國為代表的整個西方社會,對中國崛起不安的明證,「修昔底德陷阱」,不過是將之進一步理論化而已。

悼念國際關係大師:布熱津斯基和他的「大棋局」

諷刺的是,從奧巴馬任期末年開始,布爾津斯基的「大棋局」理論和現實世界的落差越來越明顯,他的思維似乎再不能主導國際政治的大方向。今天極端恐怖主義蔓延、歐洲極右勢力抬頭、特朗普政府外交反覆無常,都讓布熱津斯基非常失望,不是因為這些現象本身難以理解,而是恰恰相反,因為這些都是缺乏「棋局」的零碎回應,沒有宏觀思維,談不上任何佈局,結果只會讓有「大思維」的對手乘虛而入。

社會演化範式論:一個新國際關係理論的誕生?

這理論創新之處,就是為調和不同理論找到合理的框架。例如現實主義認為,國際政治體系的本質是無政府狀態,國際格局由各國實力決定,然而不能很好解釋半個世紀來,各國通過國際機制合作的現實;隨後新自由主義、建構主義的實證,正是基於二戰後各國增進合作的案例,但同樣不能完美解釋「戰前-戰後」國際體系變化的過程。唐世平認為,上述所謂「大理論」,都有各自的時空局限,而國際體系的變遷是一種「社會演化」,只要將時間加入,考察「物質」和「精神」兩種力量,對不同國際體系的選擇,就能理解世界趨勢,這就是他的理論:「國際政治的社會演化範式」。

金庸武俠小說的國際關係

以手腕和能力而言,最有韋小寶風範的大外交家有兩位,其一是新加坡的李光耀。新加坡一直宣傳是被「踢出」馬來西亞聯邦, 「被迫」獨立,李光耀更在電視直播痛哭,但近年研究發現,其實他早已部署獨立,哭別只是為免刺激馬來西亞,其實心中在暗笑,這種事,韋小寶幹過不少。

哈利波特與國際關係

《哈利波特》的情節和世界觀,其實以互助精神和自由主義主導,其他都是配菜,這想必與作者洛琳(J. K. Rowling)本人的政治立場不無關係。洛琳並不忌諱自己的傾向,她是英國工黨的鐵桿支持者,提倡社會民主主義,並在數次大選中稱讚美國民主黨候選人,小說天馬行空的背後,活脫脫是一個西方傳統左派知識份子。

關係理論:秦亞青與國際關係的「中國學派」

秦亞青本人反覆強調,「關係理論」並不旨在取代傳統西方「三大範式」,而是意圖使東方文化與西方理論進行溝通互補,以期用不同的視角對我們所處的世界有更深入、全面的理解。這種話若在二十年前說出,國際學界是不會認真看待的通過以上對比,但通過以上對比,我們不難看出「關係理論」在「行為體」、「互動模式」和「互動環境」上,確實較傳統國際關係理論提供了更多可能,尤其是冷戰結束後,一些傳統理論難以理解的社會現象。

何亞非的《選擇:中國與全球治理》:一個陽謀

所謂「區域治理」,就是把亞太區劃為中國勢力範圍,要在區內確立自己的遊戲規則,同時,也要盡區域大國的責任。假如從前的「六方會談」還有美國的重大角色,「一帶一路」就是中國完全主導的新區域治理的典型:中國可以通過海陸兩路,把週邊各國串連起來。

ISA國際關係小圈子年會

但真正長途跋涉希望學術交流的,往往大失所望:當同一時段有近100個房間舉行會議,而其中一兩個禮堂又有「軟實力之父」Joseph Nye、「進攻性現實主義發起人」John Mearsheimer一類大師,那些一般報告的房內觀眾人數,往往少得可憐,乃至只有三數人,還包括了講者的另一半或學生,經常出現報告人數比觀眾更多的尷尬場面。不過會議常客卻是見怪不怪,因為他們來了,就已完成使命了。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