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中印夾縫之中如何生存

尼泊爾境內的印度裔不滿當地新憲法,要求提高政治參與而引發騷亂,印度以封鎖邊境回應,尼泊爾的燃油供應因此被切斷,需要尋求替代供應,中國就成了理所當然的選擇。即使同年年底,尼印兩國關係開始回暖,但尼泊爾已一改依賴印度的對外政策,開始借中國減低印度的影響。

日本-紐西蘭-台灣地震賑災樞紐

這種島嶼情結,不一定涉及政治認同,但也是另一種源自地緣政治的命運共同體。北京若純粹以泛政治化角度視之,固然可說是「台灣要成為海洋國家的陰謀」,但這種文宣很容易適得其反,也不符合「統戰」之道。

日本「地震建築社會學」與鹿鳴館外交

明治時期,日本為追求與歐美國家平等的國際地位,在國內推行全盤西化的社會改革,外交方面則走親歐美路線,希望儘快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鹿鳴館是當時日本歐式建築的代表,亦是日本接待歐美來賓和外交官員的場所,因此當時日本的親歐美外交方針,一度被稱為「鹿鳴館外交」。隨著民族主義興起,鹿鳴館外交逐漸淡出,連館子也在二戰期間的1940年被拆毀。

「太平天國軍隊」真的曾在智利作戰?

不過,整個故事並非沒有藍本的。在十九世紀中葉開始,隨着奴隸在拉美逐漸變成非法,華人苦力被大舉輸入,秘魯尤其是重要目的地。華人到美洲的原因眾多,逃避太平天國戰亂是其中之一;個別曾參與太平天國的人逃難海外,亦是情理之中。只是三萬太平軍集體飄洋過海,卻又能再集中在一起重新戰鬥,連苦力貿易的經濟模式也不符合,運輸、物流角度亦不可行。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