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的「一國兩制綠洲」埃比爾,會繁榮多久?

庫爾德人經常與猶太人比較,認為以色列最終成功立國,是自己的最大鼓舞,但始終忽視了一點,就是自己沒有美國那樣的強大盟友。表面上,薩達姆倒台是庫爾德人的佳音,但與此同時,庫爾德斯坦的自治地位,卻要和伊拉克新政府重新角力。一旦出現一個新伊拉克強人,能穩定全國局面,帶領伊拉克復興,同時又符合西方列強利益,那時候,他要取締庫爾德斯坦的「國中國」地位,幾乎順理成章,也不見得有任何大國會真心捍衛庫爾德人利益──事實上,舊伊拉克強人薩達姆一度與西方非常友好,當時庫爾德人的命運,就沒有任何強權關注過。

摩蘇爾的夕陽

就在伊拉克全國慶祝「戰勝ISIS一週年法定紀念日」之際,摩蘇爾的朋友傳來訊息,說ISIS在市內已經重新集結,明目張膽策劃襲擊,情況就像2014年摩蘇爾陷落前一樣。伊拉克什葉派強人薩德爾也警告,要是各派繼續分贓不勻,摩蘇爾很容易又陷落ISIS之手。摩蘇爾解放一年多以來,重建速度異常緩慢,唯一振奮人心的消息,是出現了一間民情café象徵新時代,但當地年青人若無路可走,要是不投靠ISIS,還真的不容易有其他選擇。其實在這片土地,一切變數都可以在剎那間出現,無論此刻感覺多麼安全,太陽如常升起,但人生原是無常,都不能保證明天還是一樣。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