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將成真的侏羅紀公園:生物科技的國際倫理衝擊

「復活」工程一般要通過絕種動物的近親DNA取得,催生出來的物種,就會擁有絕種動物的基因。由於在冰河時期,長毛象的基因保存得十分完整,近年有科學家透露,已在進行復活長毛象的研究。即使《侏羅紀公園》的情節還有點遠,但今天的技術複製一些瀕危動物,卻是綽綽有餘,例如遭濫捕的大象、老虎、鯊魚、犀牛等,都可以如此繁衍下去。理論上,這樣做對人類也是有好處的:一旦這些食物鏈上層的生物缺位,對整個生態系統的影響難以想像,如果人類可以扮演上帝,維持這些物種的數量和生物多樣性,倒也可以挽救被人類活動破壞的生物鏈。

恐怖谷理論的國際關係:為何我們恐懼擬真機械人?

然後,關於人工智能機械人是否應該有「人權」和「公民權」的爭議,恐怕也會隨之出現,其實現在已經初見苗頭,只是世人不察覺而已,因為Sophia居然已拿到沙特阿拉伯的「公民權」──當然,這只是沙特的宣傳,以鼓勵參與沙特「未來投資計劃」的Sophia生產商,從而希望吸引更多創科專才服務沙特,配合沙特的減低依賴石油的「改革開放」。但這類事情可一可再,假如有其他要另闢蹊徑的國家大規模給予人工智能機械人「公民權」,慢慢人類的倫理道德,就會不再一樣。

霍金的智慧:「基因改造新人類」對國際關係的衝擊

在人工智能、基因編輯、仿生機械人等技術相繼成真的當下,世界已進入「後人類主義」(Posthumanism)或「超人類主義」(Transhumanism)時代。關於「人類」的前設和定義,將會逐漸模糊和擴大,正如愛護動物的社運人士成功把狗在部份國家定義為「非人類人」,未來甚麼是「人類」,亦肯定被修正。就像「民主」最初只是希臘城邦內部的少數人權利,不過百多年前,美國、英國還不把黑奴當人類看待,未來的人造人、機械人是否擁有人權,亦可作如是觀。當人類跨過與上帝的鴻溝,沒有了宗教的防火牆,究竟會迎接怎樣的命運?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