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阿富汗

其實世上有很多鮮為人知的教學體系,例如在中亞,不少教育項目都有阿迦汗基金會負責。阿迦汗(Aga Khan)是伊斯蘭什葉派伊斯馬儀派的世襲領袖,這一支穆斯林相當現代化,也賦予阿迦汗「與時並進」演繹《可蘭經》的權力,因而被塔利班等基本教義派視為異端。阿加汗對信徒的教育特別著重,近年成立了一間設備一流的「中亞大學」,有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三大分校,參觀過後,感覺比香港中文大學的設備更好,而且都是建立在三國山區,目的就是改善山區下一代的教育水平。阿富汗就在身旁,尖子可以拿獎學金進入阿迦汗的中亞大學,這一條脫貧的路,令人看到國際社會如何協助一個地方重生的希望。

美國重返中東:特朗普Vs奧巴馬

奧巴馬上台後,把和平處理中東問題、期望歷史留名定位方針,一來是修補因「布殊主義」陷入低谷的美國-伊斯蘭關係,二來是利用自己的黑人身份、與伊斯蘭教的些許淵源,期望做到歷任總統所不能的突破。他爆冷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也就是這麼回事。問題是奧巴馬的中東政策充滿理想主義色彩,但在現實主義者如特朗普眼中,卻是處處碰壁,必須「撥亂反正」。

同性戀粉末・底比斯聖旅

古希臘並沒今天對「同性戀」、「異性戀」的概念,不少人認為,異性戀只是為了傳宗接代的「低檔次」戀愛,同性的愛才是最高層次。古希臘城邦底比斯(Thebes)曾出現一支同性戀伴侶組成的「底比斯聖旅」,成員據說有150 對,共300 人,他們曾立顯赫戰功,包括戰勝戰力強橫的斯巴達城邦。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