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爾維亞人的被害情結

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人在近年贏盡道德高地,西方媒體就是通過報導科索沃的苦況,來逐步合理化南斯拉夫的解體,與及對塞爾維亞的出兵。然而在歐洲歷史洪流中,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裔卻長期處於道德低地,一來作為穆斯林,始終和歐洲文化格格不入,二來他們對斯拉夫民族的逼害,也有不少案例。

塞爾維亞王國復辟在望?

民主共和是歷史洪流,但君主立憲制其實並非沒有競爭力。近年成功復辟的王室,最著名的是柬埔寨,作為赤柬暴行後的和解力量而存在;再遠一點的有西班牙,由王室填補了獨裁者佛朗哥的精神空間。不少非洲國家近年也把被推翻的部落土王迎回來,例如烏干達把主體部份布干達王國土王「卡巴卡」接回國內,並賦予憲法地位,就是基於同類原因。

網友回應:甲蟲車的國際關係

最後,我覺得和舊裝,電鍍閃亮的甲虫最配的是甚麼? 就是穿長皮大衣,帽子遮著面的德國秘密警察....開著車時候,你以為他只是民眾,行動時下車那個行當已經夠恐嚇力...

「超深度團」:主題旅遊可以實現嗎?

例如此刻我在塞爾維亞,就是自己設計了一個「鐵托行程」,除了到他的墓地、博物館、辦公室,也住在共產時代已負盛名的蘇式莫斯科大酒店,再參加了本地安排的「回到共產時代紅色旅遊」,和租了鐵托時代的甲蟲車在市區漫遊,起碼自己十分滿意。上次在克羅地亞的鐵托家鄉買了「鐵托酒」,更可以拿來一併品嚐。雖然喜愛一個人旅遊,但假如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旁,理應相得益彰。

科索沃首面奧運金牌的劃時代意義

到科索沃申請加入 IOC 時,塞爾維亞的抗議,早已雷聲大雨點小,和中國政府強烈打壓台灣國際生存空間的能力和決心,不可同日而語。加上塞爾維亞自己曾因違反聯合國決議,而在1992年受國際制裁、無緣參與巴塞羅那奧運,為避免再次製造民族矛盾,決定不對科索沃的 IOC 身份提出正式抗議,只表達口頭不滿。

克羅地亞主將的「法西斯情懷」

以政治正確的角度論,施蒙歷停賽是最容易的解決方法,這故事卻帶出一個客觀事實,便是不少足球比賽鼓舞士氣的方式,都和特定時代背景有關,也和特定時代背景的「愛國主義」有關。當足球成了民族主義的工具,無論有否球員「煽動」,有歷史鬱結的球迷皆會「自發」做出類似行為。

塞爾維亞戰犯 vs 克羅地亞國父

戰爭期間,米洛舍維奇固然大力支持塞族將領,涉嫌鼓勵他們搞種族滅絕,但圖季曼對在波斯尼亞境內作戰的克族將領更是不離不棄,對被列為戰犯的同胞將軍保護得更勝塞族人。據說他也曾親自下令清洗塞族人,好維持「大克羅地亞」的純正。在塞爾維亞人眼中,圖季曼是真正的戰犯,海牙法庭也下令調查他的談話紀錄,不過為了「以克制塞」,始終沒有對他動手。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