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年前的偶像:特朗普外交與「傑克遜主義」

在外交層面,特朗普和傑克遜一樣,對來自外界的威脅抱有高度警惕。當一國並不威脅美國人利益時,傑克遜主義者秉持「井水不犯河水」的態度,即使是獨裁國家,亦不介意與之結盟。但這一「盟約」的象徵意義多於實際,因為傑克遜主義者對與美國直接利益無關的海外軍事行動,都冷眼相待;對於「民主國家建設」這類議題,更是毫無興趣。而一旦一國被認定是美國人利益、甚至生存威脅,傑克遜主義者的怒火,將支持政府進行一切可行的報復行動,從經濟制裁、軍事干預,乃至到核打擊,恐怕都不能排除。

特朗普外交:盟國應該擔心嗎?

在宏觀戰略層面,這派觀點認為美國盟友一味「搭便車」,反而不是互相信任的表現,而會有損雙方的戰略互信。須知在大部份美國訂立的盟約中,都不會硬性規定一旦盟國有麻煩,美國必然無條件出兵;就是《美日安保條約》也有大量灰色地帶、「語言偽術」,讓美國可以在需要時抽身,外交運作,從來如此。假如盟國一味「佔美國便宜」,而不做出相應回報、也不花費增強自己的國防力量(包括向美國買武備),在這個多極時代,又沒有蘇聯那樣的單一二元對立敵人,美國「失去」它們,不代表它們不和美國做其他買賣,所以也沒有大損失。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