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大數據中心:盧旺達奇蹟中國版?

貴州省成為中國大數據試驗場,主要憑藉是地理優勢。貴州水能資源蘊藏量居中國第六,也是全國電費最低的省份之一,很適合大數據中心長期用電。同時貴州全年平均氣溫介乎攝氏14-16度,生態濕地、森林覆蓋率都極高,去年貴陽被更評為「中國十大避暑之都」第二位,這也提供了像盧旺達的「綠色經濟」背景。對大數據行業而言,適合機房散熱、從而再省一筆電費的氣候,大概比單單適合避暑更吸引。加上貴陽新區是全人工規劃、為新生代品味度身定造,大數據產業騰飛後,各地青年蜂擁而至,成為「貴漂」。結果,受惠於高海拔、適中氣候、低電價、乃至容易推倒重來的城市規劃,貴陽被大數據行業人士譽為「天然機房」。

納粹前瞻未來與《希特拉歸來》

記起曾介紹過一部德國電影《希特拉歸來》,講述希特拉穿越到現代,當新一代都不知道他的黑歷史,卻憑藉Facebook和Youtube成為「網紅」,再重返德國政壇,反映納粹的理論基礎「歷久常新」之餘,也說明政治與科技和傳媒的緊密關係。納粹德國在傳播科技的成果上崛起,而今日在民主國家中,不少新興民粹型領袖,則是透過網絡崛起,而且透過演算式的用戶追蹤,目標群眾只會更精準。特朗普與「另類右派」結盟,在網絡建構自己的世界,再以Twitter戰法打擊主流傳媒,一如納粹崛起時顛覆傳統主流的文宣策略;即使是台灣政壇,從民進黨的蔡英文到國民黨的韓國瑜,都十分著重網絡造勢,特別是「韓流」,和特朗普的策略,幾乎一脈相傳。

納粹的大數據:「夢想」成真的時代

無論如何,精確的數字管理,確實可以令「好」與「壞」的管治,都變得更有效率。現代政府要收集人民資訊,已不需要依賴打孔卡,而是靠電腦、網絡、智能手機,還有未來的物聯網。不管是私營科技巨擎、國家補貼的國企,乃至政府本身,都不斷建立更大、更實時的人口資料庫,這趨勢是「普世」的,從劍橋分析操弄社交網絡資訊、斯諾登揭露美國政府系統性監控全球、到內地正試行的信用系統,都令活生生的人變成「檔案」。網絡興起前,政府對公民的掌握並沒有如此貼身,但現在每人的檔案時刻被不斷更新,在社交網絡發表的片言隻字、點擊讚好,都會被詳細分析,連接觸到的個人化廣告置入,也是通過對個人的網絡足印進行分析、存檔和歸納。加上生物科技成熟,每個人的檔案將與與生物特徵捆綁,個人要欺瞞系統,幾不可能。

工業革命4.0與我們的未來:一個佛系學術創業者的自白

不少朋友發現,我近年陸續建立一個GLOs系列的公司,不經不覺有了一定規模,但始終難以理解「學術」和「創業」之間的關係,所以還是希望在這裏分享對「工業革命4.0時代」如何影響知識份子、教育學習的十大前瞻。所謂「工業革命4.0時代」,就是繼蒸汽機、電力、電腦分別取代勞力密集工作後,人工智能、機械學習、物聯網、大數據、演算式會造成天翻地覆的革命:先取代各行各業的壟斷性中介,再取代傳統精英建立的共識,繼而取代智力密集工作。這時代會完全顛覆現有規則,再信賴任何前人告訴你的工作、保障,都已不設實際。知識份子回應這樣的時代,除了實踐,別無他途。

明報專訪:轉型創未來 由國際關係學者進化未來學學者 沈旭暉與教授團隊推STEM教材

沈旭暉與三名港人創立的STEM公司Dr code,現時主要與學校合作,推出中小學及幼稚園課程,他們希望未來於本港設立多所學習中心,推廣STEM教育。創辦人之一廖詩颺表示,他們所推的新加坡STEM教育與坊間不同,由於不想幼童太早接觸平板電腦等電子工具,故特別設計紙牌遊戲或棋盤遊戲給幼童,讓他們透過玩耍學習邏輯思維、解難能力及計算科學。

Business Insider 訪問:【失戀商機】廣告界鬼才搞失戀旅行團,獲創投公司青睞融資780萬港元!

中大著名學者沈旭暉與創辦人Stephen是「皇仁師兄弟」,亦因此結識並一起策劃「失戀旅行團」,在他看來,「失戀」後人類增長的消費欲求,能衍生出一種新的商業模式。「失戀本身自己都是一個產業鏈,我失戀的過程可以係一分鐘,可以是一年,整個過程當中有起、承、轉、合,有它周邊的活動,就這是一個生態系統。失戀或愛情,它正回應大數據時代的產業,我們認為通過科技、應用程式、一些 網上數據,可以令以前我們要用人肉才可以達到的目標,變成一個可以用科技解決的人生問題。」

梵蒂岡性醜聞與大數據時代

事實上,神父不能結婚生子只是人為的規定,緣起自然不單是為了「專心侍奉主」,而是充滿世俗計算。在中古時代,一切資訊不透明,神職人員作為凡人與神秘力量的中介,身份遠比今日為高,他們若能顯示摒棄一般人的七情六慾,除了能被信徒視為言行合一的聖人,也有助增加整個宗教的道德感染力。佛教僧侶出家,也有類似計算,更極端的還有耆那教的苦行,本來就是要把凡人升格為非人。

不過天主教神職人員獨身的設定,還是源自權力分佈為主。當中世紀教會成為早期全球化的最龐大官僚體制,如何避免個人利益凌駕集體利益,就成為教會捍衛自身地位的最大挑戰。假如神父有家庭,很難避免把種種特權嘗試傳送到妻子兒女,甚或建立家天下的宗教王朝,此所以梵蒂岡歷代領袖雖然充滿醜聞,但卻能根本杜絕被單一家族騎劫。某程度上,封建王朝以宦官取代正常男人掌管內廷,雖然形式相異,但某種邏輯卻是相通的。

阿布達比羅浮宮(三):大數據與未來個人化博物館

當一切都成為數據,遊客看在眼裏,就可以想到自己版本的策展方法,取代官方展品的陳列。當然,展館環境有客觀限制,不可能輕易改變陳列方式,但在虛擬世界,一切不過一鍵之勞。遊客只要手持iPod,通過展品啟發比較史學的思維,輸入要比較的變項,例如「找出三件和兵馬俑型態相近、來自其他州份的文物」,就可以有了自己的「虛擬個人博物館」。博物館通過遊客被啟發的創建,也可以得到數據,知道最受歡迎的原創文物策展組合是甚麼,到達一定程度,就可以把「民意」變成實物的官方策展,屆時遊客發現自己的天馬行空,也可以改變世界級博物館的策展方式,亦會更用心互動遊覽。

每人都很虛偽,每人都在說謊:大數據告訴我們甚麼?

大衛德維茲在書中開首,就以「特朗普當選和當時民調數據的矛盾」,以及「奧巴馬成為美國總統,是否代表大部份美國人已沒有種族歧視心態」這兩個問題,指出我們從民意調查、常理推斷和個人觀感所得,往往與真實狀況大相逕庭。這反映網絡使用者在匿名狀態下,往往會表露不敢在線下談論的事情,諸如種族歧視、同性性傾向、性事、虐童、仇恨思想等。大數據正將我們原本沒有在人前展現的部份暴露出來,正如替此書寫推薦序的心理學家平克 (Steven Pinker)所言,大數據彷彿成為了「窺探人心的窗口」。

假如脫歐公投發生在大數據時代

試想像,在相關技術完全成熟的未來平行時空,脫歐公投可以怎樣進行?首先,主辦公投的政府應能客觀掌握大數據,讓各行各業、不同年齡層、不同關注面的選民,都知道脫歐或留歐對自己的具體影響,而不用被既定立場的政客扭曲資訊來欺騙。由於直接民主的前切需要選民掌握充份資訊,他們的一票才有價值,假如公投由電子政府進行,亦可以強制所有選民都要讀了相關訊息,才能投票。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