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出局與「奧斯爾現象」

奧斯爾其實是土生土長德國人,家庭已是第三代移民,本來不應有太強的土耳其情結。但一來他兒時居住的地方,是典型的新移民聚居點,令他的圈子有了「迴音室效應」;二來他也努力經營土耳其市場、追求土耳其小姐,會見埃爾多安,似乎也對鞏固土耳其市場有利;三來他曾探訪逃離敘利亞戰爭的難民,不為反對接收難民的一方接受;最關鍵的是,奧斯爾是虔誠穆斯林,賽前祈禱、拉瑪丹月齋戒,和德國傳統格格不入。

回顧加拿大老杜魯多的政治遺產

老杜魯多影響最深的政治遺產,大概是確立加拿大的多元文化身份。在他以前,加拿大作為移民國家,國民只強調自己的英國、法國或原住民文化認同,而鮮有以身為「加拿大人」為榮;另一些國族主義者則主張效法美國,採「大熔爐」政策,希望所有新移民都被同一國家文化融和。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