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帝國的一國兩制:毛里求斯隨筆

毛里求斯是英聯邦成員國,1968年獨立前的150年,都是英國殖民地,但碰口碰面的人,都說法語,電台也大都是法語節目。雖然英法都是政府接受的語言,路牌、告示也是雙語並重,但先法後英絕對是約定俗成。問當地人為何被英國殖民多年,卻說得一口流利法語,他們說本地土話是由法文變成,所以更有親切感。

錫克教徒的香港故事

錫克廟有免費派發膳食的傳統,來者不拒,戰爭期間,不少華人專門走到廟內求生,這段經歷,也令本土華人對錫克教徒的好感大大增加。戰後,錫克教徒通過籌款和社會捐贈,將廟宇修復、擴建,今天的錫克廟可供兩百餘人食宿、容納上千人朝拜,廟內有幼兒園、圖書館,還為青少年開設的宗教、藝術、數學、語言等課程,雖然對象依然以教徒為主,但也有不少本地教育機構前往學習,筆者就曾多次帶學生參觀。

香港、砂勞越開埠百年紀念票:同一起點,不同結局

戰後世界,滄海桑田,砂勞越王恢復統治後不久,意興闌珊,就把國家交予英國,成為英國正式殖民地,後來再併入馬來西亞。香港經過短暫國際角力,國共兩軍都沒有奪取,也就回歸到英國管治,儘管戰時被囚禁的港督楊慕琦復職後提出了大膽的民主化方案,但因為不合英國大戰略,而被擱置。

流落遠東的亞美尼亞人

亞美尼亞人在港還是從事商貿,代表人物是遮打爵士(Sir Catchick Paul Chater)。遮打家族屬僑居印度的亞美尼亞移民,遮打本人於1864年赴港,隨即與已在港經商的猶太、印度裔商人沙宣、麼地等人結識,共同創業。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