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性醜聞與大數據時代

事實上,神父不能結婚生子只是人為的規定,緣起自然不單是為了「專心侍奉主」,而是充滿世俗計算。在中古時代,一切資訊不透明,神職人員作為凡人與神秘力量的中介,身份遠比今日為高,他們若能顯示摒棄一般人的七情六慾,除了能被信徒視為言行合一的聖人,也有助增加整個宗教的道德感染力。佛教僧侶出家,也有類似計算,更極端的還有耆那教的苦行,本來就是要把凡人升格為非人。

不過天主教神職人員獨身的設定,還是源自權力分佈為主。當中世紀教會成為早期全球化的最龐大官僚體制,如何避免個人利益凌駕集體利益,就成為教會捍衛自身地位的最大挑戰。假如神父有家庭,很難避免把種種特權嘗試傳送到妻子兒女,甚或建立家天下的宗教王朝,此所以梵蒂岡歷代領袖雖然充滿醜聞,但卻能根本杜絕被單一家族騎劫。某程度上,封建王朝以宦官取代正常男人掌管內廷,雖然形式相異,但某種邏輯卻是相通的。

天主作客鹽田仔:香港的「東方猶太人」

鹽田仔全村信教的原因,除了因為村民人數不多,客家人族群在云云華人中的特殊地位,似乎亦有關係,因為客家人的國際視野,似乎超越了其他華人。《天主作客鹽田仔》形容客家人為「東方猶太人」,他們在華人社會、地理、經濟上一向處於邊緣地位,是「客居他鄉」的人,不時受到「本地人」壓迫,自古以來習慣四海為家,勇於接受新事物,並更為重視教育。

女國王:瑞典傳奇女王的心理故事

即使是按今日標準,Christina的一生還是相當前衛,遠遠超前了她所屬的時代,無論是學識還是膽識,都可能是17世紀全球女性第一名。電影以「Girl King」命名,明顯要令人想起「Virgin Queen」伊莉莎白,但「Girl King」的性別定型更直白,因為Christina被不少史家認為是史上第一個「出櫃」的同性戀女王。

果阿:「印度澳門」失去的一國兩制

雖然果阿在葡萄牙殖民帝國中地位顯赫,當地經濟水平也相當可觀,但葡萄牙殖民者對果阿本地社會的態度,卻是以「強制傳教」為代表,並不將本地社群文化和身份認同放在心上。這一自上而下的強制同化過程,雖然使得日後果阿與印度社會在身份認同產生了差異,但同時也讓果阿社會對葡萄牙殖民者反感,結果滋生了非印、非葡的本土主義。

袋住先:中梵關係的「越南模式」

所謂「越南模式」,就是越南跟梵蒂岡之間的不成文協議,巧妙地處理越南教區主教人選。理論上,與中國同屬共產主義國家的越南也強調國家主權,但會先行挑選數名主教候選人「入閘」,然後把名單交予梵蒂岡,由梵蒂岡定奪最後人選,最後又再交由越方確認,再由梵蒂岡正式任命。這樣一來,越共政府可以確保侯選人「愛國愛黨」,篩選出當局能信任的候選人成為主教;另一方面,梵蒂岡亦可以「選擇」較合適的人選,以免對教區全盤失控。

夏其龍神父:最後拉丁教士

「中國的情況比較特別,因為中國政權主動參與文化和宗教的事務,這原則與天主教會的傳統相反,因此,這是中國政府的原則與教會傳統相牴觸的問題,而非建交問題。純粹建交,而原則問題未得到解決,天主教會在中國內地也難以發展。」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