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關係知識產業化:沈旭暉的GLOs集團創業路

我認為知識份子創業,才是知識轉移的唯一途徑。正如中大社科院長私下對我說,所謂研究型大學的末日倒數已經出現,未來不可能繼續影響因子的期刊遊戲,能夠在業界學以致用的倡導型、企業型學者,才是社會所需。正因為AI、大數據等出現,令市場變得越來越細碎化,反而令個人化的微經濟釋放了大量潛能,本來屬於小眾的知識型消費亦因而冒起,這是一片無窮藍海;反而傳統經濟、建制,包括大學本身,隨著Uberization的去中介化,會慢慢被淘汰。創業已不單是經濟行為,同時也是累積知識的必需過程。

Business Insider 訪問:【失戀商機】廣告界鬼才搞失戀旅行團,獲創投公司青睞融資780萬港元!

中大著名學者沈旭暉與創辦人Stephen是「皇仁師兄弟」,亦因此結識並一起策劃「失戀旅行團」,在他看來,「失戀」後人類增長的消費欲求,能衍生出一種新的商業模式。「失戀本身自己都是一個產業鏈,我失戀的過程可以係一分鐘,可以是一年,整個過程當中有起、承、轉、合,有它周邊的活動,就這是一個生態系統。失戀或愛情,它正回應大數據時代的產業,我們認為通過科技、應用程式、一些 網上數據,可以令以前我們要用人肉才可以達到的目標,變成一個可以用科技解決的人生問題。」

GLOs活動:失戀旅行團參加者的信

「可能呢條刺都永遠會喺我心裡。 我知要重新再岀發, 亦有嘗試過,但有意無意間就會將你同他人作比較。 有時聽到櫻花樹下呢首歌,又會諗起你。 我知己經係一個過去,但到今日我都會好傻咁諗,會唔會突然某日又會再收到你電話。所又我一真keep住舊電話no. 或者呢日最終都唔會嚟臨。但我只係想知道 ”你現在過得好嗎 ?”」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