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亞運項目之後:電競對未來國際關係的影響

近年反全球化運動此起彼落,各地都有大張旗鼓的民族主義、本土主義者,有趣的是在電競世界,對全球化的信仰,卻相對堅挺。遊走於世界各國的遊戲主播、評述、隊伍,對各國玩家的文化和偏好有相當了解,也會了解國家之間的愛恨情結,這樣的薰陶,未必差過只靠書本和讀報「培育國際視野」。例如不少人在遊戲中發現若干台灣玩家討厭南韓玩家,可以翻開兩者同為「四小龍」的歷史和心結;在去年雅加達亞運的電競項目,中國力壓南韓得首名,也有媒體從綜合國力角度分析之。但說到底,在這個社群裡,國籍未必是最重要的身份認同,玩家的認同首先是圍繞同一款遊戲,因此遊戲社群也是實現了某種全球化。就像編程語言將是未來的世界語言,電競語言,亦何嘗不是?不過在電競世界,戰爭、陰謀、殺戮確為平常事,一旦玩家習慣了虛擬實體結合,會否令未來主導五角大廈、各國軍隊的新生代領導人改變世界觀,亦不無可能。特朗普的世界觀和傳統精英大相逕庭,卻和無數網民一脈相承,一旦電競冠軍成為二十年後的美國總統,屆時可能就不只是退出中程核導彈條約那麼簡單了。

日本女僕咖啡店田野報告

那些當侍應的「女僕」都是學生兼職,並不販賣色情,而是販賣可愛,對象似乎是有困難接觸異性的宅男,以及獵奇的遊客。眼見光顧的既有中年男子,也有西裝上班族,還有青年學生,有些外貌奇「宅」,也有些一臉端正打扮時尚,總之應有盡有。當然,要融入這環境感覺如魚得水,實在難度很高。

真・社交恐懼症

由社交酒會到遊行集會,凡是涉及人多的場合,我都不喜歡。可避則避。而且,出現了,回家後要以自閉來發洩。

然而,我喜歡觸及心靈的單獨溝通。因為是獨子,也渴求友誼。不敢保證自己是好的男朋友,但有信心自己是有義氣的朋友。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