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的動漫:日本軟實力再思

這次叮噹與大雄、靜宜等追逐奧運「日之丸」的情形,瀰漫主角識於微時的感情,正是奧運友誼、團結的象徵;叮噹從百寶袋掏出的道具,既是成功傳遞「日之丸」的關鍵,也反映2020年東京奧運主打的科技要素,基本上,整個東京奧運足以成為一集叮噹大長篇電影。

日本-印度未來共同體

加上印度正經歷人口高速增長期,擁有大量人口,日本則步入老齡化社會,缺乏勞動力,但通過投資印度,以印度勞動力支撐本國發展,卻是相得益彰。目前日本開始出現了一些印度勞工,他們能否融入日本社會,會是未來日本能否依賴印度人口解決本國問題的關鍵。

「安倍國師」岡崎久彥的日本現實主義

他把九一八事變的遠因,解釋為中國不顧國際法、希望單方面廢除不平等條約,而日本只是希望保衛條約賦予的利益。他認為中共和蘇聯有意製造事端,將日本捲入全面戰爭,以便同屬資本主義陣營的日本和國民政府內耗。

「神秘組織」日本會議:「日本茶黨」訪港行

上週,日本領事館的朋友問,能否與他們一團來賓見面交流。作為研究國際關係的人,和各國各界朋友交流是日常生活一部份,但這次日方有點煞有介事,不禁引起了好奇心。原來,訪問一行人來自政團「日本會議」的國會和地方議員,而對這組織,值得稍作介紹。

日本人質被斬首:香田證生 Vs 後藤健二

十年前的2004年,日本青年香田證生在伊拉克被綁架,最後被斬首,經手組織是約旦恐怖份子扎卡維領導的「統一聖戰組織」,即大眾眼中的「蓋達伊拉克支部」。今日的「伊斯蘭國」就是源自扎卡維的組織,其斬首作風,也是從扎卡維道統中「發揚光大」。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