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語區狂想曲與「大灣區」:薩拉馬哥《石筏》

用這概念延伸,我們自然會發現,「移民」、「留學」一類概念,已經相當「前現代」,特別是未來交通更發達之際,「腹地」的概念,即使屬於兩個不同大洲,可能也只有數小時的距離,世界瞬間就變得很大。回到身邊,港珠澳大橋、大灣區,其實正是顛覆從前一般人對空間的想像,抗拒迎接新時代的人,就只能被淘汰了。

暴發能源大國安哥拉的政壇大地震

如今洛倫索在短短數月間,居然一律解除了桑托斯四名子女的公職,完全出乎安哥拉朝野的意料。這場紙牌屋遊戲尚未結束,桑托斯至今依然是執政黨黨魁,握有相當實權,如果其派系拒絕接受政治現實、放手一搏反擊,恢復和平才16年的安哥拉,恐將陷入新一輪僵局。

葡萄牙:恐怖主義絕緣體?

不少移民葡萄牙的安哥拉人,不得不是經濟上次一等,反而是受惠於當地石油經濟的暴發戶,買下葡萄牙的高尚地段,構成了「新貴族」階級,極端份子要滲透,並不容易。另一方面,新移民大都是來投資、不工作的一群,就是有文化差異,本地人也知道他們會帶來就業,落入極端思想的,同樣有限。

薩拉馬哥石筏:由足球走向政治的拉丁鐵三角

上次葡萄牙打入世界盃四強期間,我恰巧身在該國,眼見大街小巷除了掛滿葡萄牙國旗,還經常出現兩面姊妹旗,代表同樣使用葡語的巴西和安哥拉,因為這是3個葡語國家首次同時打入決賽周。凡是它們獲勝或打得出色,酒吧幾乎都有贈飲,酒店都會送贈球衣。這個拉丁鐵三角的出現不止是球壇的事,也是對歐洲一體化的挑戰、對「拉丁一體化」的強心針。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