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布提海軍基地:幾家茶禮的極致

對吉布提獨裁者而言,各國駐軍除了提供金錢,也是互相對沖的保障,他的政權變相得到了列強加持:反對派要尋求「外國勢力」援助,「外國勢力」就要面對基地關閉的風險。美法一直在暗中角力,中日在吉布提同時駐軍更是相當微妙,年前中國在吉布提的軍事演習時,發出鐳射光影響到美軍,更是一時炒作,吉布提要列強利益均沾,其實殊不容易。所以吉布提對衝之餘,也有傾向性,例如俄羅斯也曾要求建立軍事基地,但被拒絕,因為那是美國的底線。諷刺的是,吉布提人民的生活水平,其實不及獨立前,幾家茶禮的最大受惠者,還是總統。

一帶一路之馬爾代夫的抉擇

事實上,馬爾代夫至今已欠下中國13億美元債務,約佔其國內生產總值的30%,根據另一些數字,累積款項甚或倍之。過程中,亦自然不無爭議之處。例如2013年,馬爾代夫政府把原本價值1億美元以連接首都馬累(Male)及當地機場的「中馬友誼大橋」造價,忽然增加至3億美元,最後中國政府出資1.16億美元、及提供7200萬美元貸款,才令項目完成。又如2012年,政府突然終止了一份與印度公司價值5億美元的機場重建項目的合約,後來透過中國交通銀行發行2億美元國家主權債券,去繼續工程,然後亞明的政府把工程加碼至10億美元,再將價值4億美元的跑道項目,外判予北京城建集團,其中3.73億美元都是由中國貸款支付。除機場及大橋外,馬爾代夫也把價值3.7億美元的公共房屋項目Hiyaa-Hulhumale第二期,外判予中國機械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及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財政則由中國工商銀行提供年息4厘的15年分期貸款承擔。而與此同時,馬爾代夫政府則以低於市值的400萬美元,把首都馬累附近的一個島嶼,租賃予一家中國公司經營50年。

星光計劃:新加坡會放棄台灣嗎?

軍事方面,當時選擇台灣的誘因,例如對衝以色列、配合英美冷戰佈局等,已幾乎不存在。現時新加坡在好幾個國家有軍事訓練設施,亦經常與友好東盟國家舉行聯合軍演。「星光計劃」要找替代品,可謂舉手之勞。例如去年新加坡與澳洲簽定協議,加強武裝部隊在昆士蘭的訓練設施和駐軍人數,同時也積極和印尼軍演;反觀星光計劃的規模已無寸進,或許預視了新加坡的取向。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