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亞法拉內戰之後,尼日利亞官員眼中的香港抗爭

當然,純粹的網絡存在並不足夠,在本土,伊博人依然有出現抗爭,遊走東部各地的游擊戰,有時也會杯葛選舉,因此相關組織都被中央政府列入「恐怖組織」。而有了他們的抗爭,尼日利亞的資源優勢始終未能全面發揮,始終屬於第三世界,東部問題至今都是計時炸彈,但伊博人真正的元氣,卻已經散落全球,靠「國際線」維繫下去。「我們常說,有人類聚居的地方就有伊博人,他們現在有超過一千萬人口在尼日利亞境外,在美國、英國、德國等地落地生根,建立組織。那裏的伊博人很懂得營商,慢慢建立了自己的全球經濟網絡,生活相對理想,又反過來強化了本土伊博人備受剝削的感覺。畢竟這是全球化時代,很難封鎖網絡,比亞法拉不但死灰復燃,還得到全新的生命。你說他們的未來希望?我想,只要這波全球比亞法拉運動持續下去,而尼日利亞中央政府也不見得管得很好,總有一天雙方會講數,Engagement 才是王道,在同一屋簷下各取所需,不很好麽?」

還記得「比亞法拉共和國」嗎?

戰爭結束後,尼日利亞提出「no victor, no vanquished」,尋求全國大和解。不過在伊博族眼中,豪薩族言行不一,伊博族政治人物始終被排擠,無從躋身權力核心。尼日利亞政府又透過設立「尼日利亞國家石油公司」(NNOC),大幅增加聯邦政府對石油利潤的分成比例,造成大量貪腐,豪薩族成了既得利益族群。事實上,整片幾內亞灣的巨量油田中,鄰國喀麥隆十佔其一,尼日利亞其它地區十佔其三,比亞法拉卻十佔其六,伊博人自然認定天然資源被異族掠去,又覺得本族一直被尼日利亞政府「懲罰」和「打壓」,指責當局拒絕支援地方建設,造成失業率高企,民生凋敝。

飛地傳說:由印度、孟加拉交換飛地談起

月前印度與孟加拉簽下歷史性協議,雙方同意將交換大約150幅在對方國土以內的「飛地」,在各飛地生活的超過5萬名居民,則可自行選擇入籍印度還是孟加拉。兩國領導人對此都十分高興,印度總理莫迪更把此舉跟拆除柏林圍牆相提並論。

尼日利亞足球的79-0紀錄

要這樣安排球賽,需要大量不同崗位的人配合:對賽雙方要先談好價錢,「上下一心」,全體球證「識趣」,還要球童合作,因為這樣的比數不能浪費拾球時間(據說球會職員自發取代球童),加上即時通訊,監察另一場同步進行的比賽,七十九比○才可出現。

尼日利亞奴李活

正當荷李活以為在全球化時代隨便fusion各地特色、佐以千篇一律的豪華製作,就能征服全球,極原始的奴李活電影卻大受非洲人歡迎,這不啻是對美式全球化的反擊。這就像恐怖分子以最低技術的刀叉,就能克服高科技保安的漏洞劫機,印證物極必反的道理。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