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頓的創意:耶路撒冷聖殿山的「地上Vs地下主權論」

克林頓當時相當積極促成以巴妥協,那是他在國際舞台的告別作,力求將以巴和解的完全實現,作為自己任內的最大政治遺產,要是成功,足以名垂青史。因此克林頓徵集了不少專家提出創意解決方案,談判期間的最後秘密武器,就是拋出了「地下主權論」:建議從「橫向」和「縱向」兩個維度,對聖殿山進行主權劃分。

敘利亞亂局被忽視的玩家:以色列

其實,以色列和俄羅斯的關係,可塑性很高。即使在冷戰期間,以色列雖然是美國重要盟友,但也不會開罪猶太人眾多的另一超級大國蘇聯,兩國甚至會共享情報。因此俄羅斯高度介入敘利亞戰爭,也令美國少了以色列這張牌可以用;以色列則情願俄羅斯進駐,好過戰略空間被伊朗、真主黨取去。普京對以色列一貫友好,目前俄語在以色列的普及程度甚至比英語更高。兩國只要保持默契,美國在敘利亞恢復影響力,就有了多一重忌憚。

巴勒斯坦大穆夫提的法西斯情懷?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一次演說中指,二戰中希特勒本意只是「驅逐」猶太人,正是侯塞尼說服希特勒「將猶太人屠殺殆盡」,因此,侯塞尼才是猶太人大悲劇的始作俑者。侯塞尼本人也在回憶錄表達「亟需永久解決猶太復國主義的威脅」,並在1943年堅持反對軸心國「將猶太人驅逐至巴勒斯坦地區」的計劃,似乎佐證了今日以色列的批評。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