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旗艦考: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的合約

巴基斯坦國內精英更擔心的是,根據本國經濟狀況,無論中國提供的借貸利息多麼低微,早晚總要連本帶利償還,但有這個能力嗎?卻心照不宣。此刻巴基斯坦早已債台高築,估計累計外債規模已達82億美元,即相等於2017國內生產總值的67.2%,而當中有8億4千萬美元,正是在中巴經濟走廊合作框架簽訂下的最新欠款。近日巴基斯坦甚至要向沙特以外幣及暫緩收取石油交易收入等形式,借貸6000萬美元,又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尋求援助,可見瓜達爾、以至整個中巴經濟走廊在完工前,難免為巴基斯坦帶來龐大負擔,以令其支不抵債。到了未來,要是真的還不了債,怎麼辦?不知道。凡此種種,都為中巴兩國長達數十年的親密友誼,帶來真正的考驗。

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大實驗

不過巴基斯坦人對這樣的大手筆其實頗有顧慮,雖然中方投資高達3500萬美元,但代價是租出整個瓜達爾港43年,難免令人聯想到昔日殖民時代的租界,而瓜達爾港收入的91%都是歸入中資,這令當地人視為「不平等條約」,日後能否順利,尚未可知。

巴基斯坦有多危險?

對這樣的國際形象,巴基斯坦朋友義憤填膺。他們常說,美國槍擊案其實更氾濫,無論是每年直接因槍擊案致死的人數,還是校園屠殺式慘案的數目,都不會比巴基斯坦同類案件少,但就沒有哪些大國對美國發出旅遊警報。

把她帶回家:超越印巴衝突的網絡正能量

在現實生活中,巴基斯坦政府對 YouTube、Facebook 等社交媒體,一度進行過封鎖,理由是出於「國家安全」、「網站含有冒犯信仰的內容」,例如2010年一度封鎖 Facebook,2012-2016年則封鎖了 YouTube。目前YouTube在巴基斯坦依然要接入「巴基斯坦頻道」,方便監控。相較下,印度對網絡寬鬆得多,所以電影講述巴基斯坦網民的「抗爭」,究竟「抗爭」對象是甚麼,也可圈可點。

香港與印度:被遺忘的親密

夏利萊家族早前在廣州從事中美貿易,南下抵港後則從裁縫行業起家,不僅開創了今天為港人熟知的 「the twenty-four-hour suit」,更在地產、酒店和國際貿易方面大舉投資,夏利萊本人在世時已成為香港印度裔首富。20世紀下半頁,信德族裔已成為首屈一指的在港印度裔貿易商人。1952年,信德族商人在香港創辦了印度商會,延續至今。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