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東坐Uber:還有搭的士的理由嗎?

以往的壟斷性行業今天紛紛被打破,已經不能逆轉,但的士的案例,還是相當獨特。其他壟斷即使被打破,也起碼能和新競爭者提供同一服務,但傳統的士司機相比Uber,在壟斷保護下,質素反而差得多。以往專業的士強調比Uber安全,但實情往往相反,太多「專業司機」懂得濫用不透明資訊,積習難返,乘客反而對一切透明的Uber更有信心。有了Uber,到世界各地出差、生活的門檻都大為降低,假如是十年前,一個流落沙特阿拉伯而不懂阿拉伯語的人,幾乎不可能生存,現在問題則迎刃而解。依然以Uber為「違法」的地方,就像活在遠古時代,令人嘆息。

波斯灣小國:印度化不是夢?

但巴林的案例,已經比鄰國卡達爾、阿聯酋健康得多。卡塔爾近年人口有幾何級數增加,因為國家需要大量勞動力,晉身「區域關鍵小國」之列。經過重重後天手術,卡塔爾今天終於擁有人口260萬人,但本土人只有三十多萬,人口比例不過12%,而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爾、斯里蘭卡等南亞裔人口加起來,佔比率卻高達65%。面積比卡塔爾大得多的阿聯酋,近年人口也是倍增,本土人口大約有100萬,比例比卡塔爾更低,只佔全國11%,而南亞裔加在一起,也超過50%。在這些國家,遇到的司機、服務員幾乎都是南亞裔,他們之間溝通的語言、平常聽的音樂,都和活在南亞無異。

沙特阿拉伯的聖馬力諾:巴林

每逢週末,沙特人就大規模駕車過境駛往巴林,在那裏瘋狂購物,也享受中東相對的自由,女性不用戴面紗,酒精也可以在領有酒精拍照的酒店、餐廳享用,還有夜夜笙歌的夜場,這些都不是沙特目前所能提供。不要看輕這些生活「瑣事」,對沙特人、特別是富人而言,假如老是過國內的單調生活,實在難以想像,但政府也沒有能力擺平內部保守勢力建設「真特區」,讓沙特人有合法的宣洩窗口,就是雙贏。當然,沙特人也可以到鄰近的杜拜、多哈,但都不及駕車來到巴林方便,沙特遊客也就成為巴林經濟的另一大支柱。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