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博物館滅頂之後:巴西浮世繪

左翼思潮退減,並非單單源自總統、權貴的疑似貪腐醜聞,畢竟這方面乃司空見慣。經濟衰退、失業率攀升,才是真正關鍵,令人覺得盧拉上台初年的經濟「復甦」,與及一度興起的巴西中產消費熱,只是大白象工程的虛像,與及盧拉拉抬人氣的政績工程。委內瑞拉今天的下場,被不少巴西人拿來當警號。博物館經費不足,只是冰山一角,不少政府應負的責任,也是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

巴拉圭香港:東方市的一國兩制

由於貨品免稅,物價又低,加上出入境不設關卡,每天都吸引大量巴西人前來購物,由衣服、玩具到電子產品如手機、電腦、相機等,應有盡有。雖然東方市沒有亮麗的裝潢,卻有實實際際的經濟功能,居然佔了全國GDP的60%,《福布斯》雜誌更曾一度將東方市與邁阿密、香港並列為「世界三大轉口港」。

葡語區狂想曲與「大灣區」:薩拉馬哥《石筏》

用這概念延伸,我們自然會發現,「移民」、「留學」一類概念,已經相當「前現代」,特別是未來交通更發達之際,「腹地」的概念,即使屬於兩個不同大洲,可能也只有數小時的距離,世界瞬間就變得很大。回到身邊,港珠澳大橋、大灣區,其實正是顛覆從前一般人對空間的想像,抗拒迎接新時代的人,就只能被淘汰了。

葡語世界的美英關係:巴西與葡萄牙反客為主

不過說到底,兩國在地緣戰略的利益,也不是完全一致。巴西自覺是葡語諸國的龍頭,有意推動巴葡關係朝「美英模式」發展,即巴西以「葡語美國」自居。葡萄牙深知自己與國土遼闊、人口眾多的巴西相比,即使是前宗主國,也只是小國,就像英國國力已經不可能和美國競爭,擔心過度靠近巴西、與過度依賴歐盟一樣,都不可取,因而有意識地把戰略目光分攤到不同角落。

南巴西獨立公投Vs緩衝國烏拉圭

這不是說南美洲後來沒有爆發過邊境戰爭、分離主義,而是南美各國的分離主義,大多是用來表達對政府的不滿,多於建基於強烈身份認同,例如南大河地區從前就曾宣佈成立「大河共和國」,但無人太認真理會。單就身份認同而言,南美不少國家的地方政府,都保留了較強的地方定位,和緩衝國的性質沒有太大差異。

巴西、委內瑞拉發生顏色革命?

他認為上述「美國陰謀論」都是捕風捉影,不是因為美國不會搞小動作,而是今天的美洲政治環境,已經與冷戰時期迥異,美國在南美洲的影響力在過去20年持續下降,已沒有能力策劃大規模顏色革命。目前在巴西、委內瑞拉所見的政潮,都是由內而外的,更像迷你版的阿拉伯之春,民間在面對經濟危機時,厭倦長期執政的集團,雖然這裏的「長期」不及埃及、利比亞諸國,但也是十年以上的朝代。

巴西學者哥斯達教授:巴西足球大不如前

「巴西球壇衰落,主因是場內「打假波」、貪污嚴重,場外也有「足球流氓」問題。過去,大家都會扶老攜幼到心儀球隊的主場觀看比賽,但現在礙於安全問題,不少人現在寧願在家中觀看直播,就連國內傳統勁旅哥連泰斯,它的主場賽事門票都往往滯銷。」

港足的巴西外援高尼路

1998年,高尼路隻身從巴西來香港加盟南華,在效力南華和晨曦其間成為後防的定海神針,亦為球會贏盡錦標。其間,高尼路曾獲得中超球隊北京國安的垂青,但他毅然留港。2006年,他獲得香港特區護照代表港隊上陣,更成為隊長。2012年6月3日,2677位球迷入場觀看晨曦足球會為高尼路在旺角大球場舉行的告別賽,可見高尼路在球迷心目中的地位。

兩洋鐵路:中國正式滲入美國後院

兩洋鐵路不但被視為「南南合作」新一頁,更是中國直撃美國後院的宣言。當美國「重返亞太」,拉攏中國周邊國家,又不定期舉行聯合軍演,而中國又開始視區域為自己的後院,習近平更發表「亞洲是亞洲人的亞洲」這亞洲安全觀,美國的行為,就被北京看作在自家勢力範圍煽風點火。但只要中國勢力大舉進入南美,打破「美洲是美洲人(其實是美國人)的美洲」這「門羅宣言」,以走進你的後院、抗衡你走進我的後院,卻是對美國「重返亞太」的最有力回應。

反高潮:巴西的反世界盃熱

至於何以巴西經濟起飛前,主辦世盃反而無出事,除了因「先富起來」的一群製造更多矛盾,也因全球化令世盃變成跨國企業壟斷的天堂。相較下,一般巴西草根品牌與街頭小販,就不易與民同樂,也難分享世盃帶來的商機。要是沒錢賺,足球就不再帶來快樂。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