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伊拉克聖誕勞軍的權謀

對特朗普而言,此刻他的最大目標,自然不是在敘利亞是否撤軍、更不會是有沒有對敘利亞庫爾德人背叛,而是他自己兩年後能否連任。從近來的人事調整可見,他佈局的唯一基準,就是團隊會否現在開始就配合他打2020年選戰,而不是有甚麼治國理念。所以他身在伊拉克時,卻用了不少篇幅談論美國政府停擺、國會不通過修築墨西哥圍牆撥款一事,這和自敘利亞、阿富汗撤軍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卻是特朗普「綁架民意」的策略之一:只要他證明了撤軍的決定獲得主流民意支持,政府民望得以提升,用來和國會議員討價還價的籌碼也會增加。在未來兩年,種種以民望為目標的內外政策還會層出不窮,對全球領袖和美國國內政客而言實在太難觸摸,對這位非常總統,也難免又愛又恨。

大出賣:特朗普Vs敘利亞庫爾德人

但這劇本的後續發展太明顯:假如庫爾德人在伊拉克、敘利亞先後建立自治區,而廣獲國際支持,之後就會輪到庫爾德人口最多的土耳其。土耳其對伊拉克的庫爾德自治區出現早已不滿,筆者身在當地期間,不少遊客之後進入土耳其,也不敢帶有任何同情「庫獨」的物品,以免觸犯大忌。土耳其「新蘇丹」埃爾多安不斷打「庫爾德牌」合理化自己的獨裁,一直以敘利亞庫爾德人勾結土耳其庫爾德恐怖份子為由,力主鎮壓;土耳其軍參與「反ISIS戰爭」,其實唯一的打擊目標,就是敘利亞庫爾德人。美軍一天留在敘利亞,敘利亞庫爾德人就得到安全保障,所以如何令美軍離開,居然成了特朗普、普京、埃爾多安、乃至ISIS的共同目標。

伊拉克的「一國兩制綠洲」埃比爾,會繁榮多久?

庫爾德人經常與猶太人比較,認為以色列最終成功立國,是自己的最大鼓舞,但始終忽視了一點,就是自己沒有美國那樣的強大盟友。表面上,薩達姆倒台是庫爾德人的佳音,但與此同時,庫爾德斯坦的自治地位,卻要和伊拉克新政府重新角力。一旦出現一個新伊拉克強人,能穩定全國局面,帶領伊拉克復興,同時又符合西方列強利益,那時候,他要取締庫爾德斯坦的「國中國」地位,幾乎順理成章,也不見得有任何大國會真心捍衛庫爾德人利益──事實上,舊伊拉克強人薩達姆一度與西方非常友好,當時庫爾德人的命運,就沒有任何強權關注過。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