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後的品牌:特朗普的利益衝突

何況美國對總統卸任之後的延後利益,一直缺乏有效監管:平民出身的總統如克林頓、奧巴馬,尚且可以通過卸任後的著作、演講致富,箇中是否涉及企業的延後報酬,見仁見智;一個本身已經是富豪的總統,可以鑽空子的空間,自然百倍。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