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直播」的國際關係

例如經典的香港獅子山下精神、大學生「四仔主義」,創造了一代人的行動和社會參與方式,但這個觀念影響的一代,自然難以理解另一個規範的受眾。生於苦困年代的人,一般傾向實際地以金額衡量價值,不會讚成自後代夢想成為網絡主播;但對年輕人來說,基本溫飽不成問題,反而「存在感」比其他物質更為奢侈。在網絡得到尊重,進而成為一門產業,可能比起坐寫字樓得到一份僅夠糊口的薪金更快樂,慢慢自然產生截然不同的認同和文化。PewDiePie一開始經營網絡頻道的時候,他的父母極力反對,說「整天坐在家中玩電腦,不會帶給你任何生活」;但當PewDiePie這代人變成中老年之後,這模式卻可能成為主流。玩遊戲、社交媒體,不再必然等於不務正業,而可能是創業、打造個人品牌的賺錢工作,而且還能賺到認同。未來國際秩序,正是這一代人打造的,巨變已經開始,接受了嗎?

美朝峰會2.0:北韓的「女性主義外交工程」

據南韓外交界朋友所言,崔善姬在談判桌上的強項,就是利用自己的女性身份,強調自己是溫和派,但北韓溫和派「很難做」,因為內部強硬派眾多,所以請大家同情她的處境,好歹接受北韓條件,以免鷹派坐大云云。這種「暴露國家機密」的作風,初時確能令對手心生同情,但慢慢下來,黑臉白臉的遊戲,自然也為各國資深外交人員熟知。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次記者會,李永浩說了官方反駁後,最後是刻意交由崔善姬以女性身分作出「溫馨提示」:「我們的金委員長往後對這樣的朝美會談會不會失去了興趣,我有這樣的感覺」。這話如果由李永浩說出,變成了官方聲明,就失去了迴旋空間;但一旦變成一個女外交官的「個人」「憂慮」、「感覺」,完全符合她一直被賦予的角色,也維持了各自表述的外交彈性。

由《連城訣》的紅線談起:推倒重來的年代

這反映一個飾演正義角色的人,只要打破了自己強加的規範,往往比日常生活的真小人「去得更盡」,因為對他而言,偷一文錢、講一句粗口和殺一萬個人,代價都是一樣的。而且,要建構完美無瑕的道德天尊形象,必須把所有人都有的人性陰暗面努力隱藏,到了爆發,就更一發不可收拾。

喪屍國際關係理論

他接著回到國際關係本行,分析一旦「喪屍危機」爆發,各國政府的政策選擇必然受到不少限制,例如傳統的「外交斡旋」對喪屍們就如「雞同鴨講」;「核威懾」這一當今防止世界大戰的最有效策略,也對喪屍大軍不起作用,因為喪屍們並不知「恐懼」為何物。那麼在這種境況下,各國將如何採取措施應對?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