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逾淮為枳:芬蘭教育是萬靈丹?

芬蘭教育的另一關鍵,在於老師的地位相當崇高。芬蘭教師入職要有碩士程度,師範課程每年只有10%錄取率,可以說在「愉快學習」氛圍中,老師已是相對精英化的行業。芬蘭教育改革也是由老師提出,老師對教學也擁有很大決策權,例如用什麼教科書就是老師自行決定,不用通過其他甚麼評審。芬蘭教育當局也對自己的師範課程和教育制度很有信心,不會定期評核學校和老師,結果反而令教導愉快學習的老師充份得到尊嚴。相反在東亞,教育一方面已完全變成服務業,老師要服侍學生和家長「顧客」;另一方面則變成官僚體系,大中小學對老師的各項評核越來越氾濫,令老師要追逐「影響因子」,又要「不務正業」應付各樣非教學工作,同時薪金和社會地位都有限,也得不到學生的高度尊重。

未來國際教育:「42學習模式」的衝擊

編程固然是未來必須掌握的能力,電腦語言將會和中英文一樣重要,成為新生代的必修課,但這並不代表其他科目的末日。「42學院」的理念,理應同樣適用於其他學科,而編程概念本身,同樣可以用來教授其他語言、人文和社會科學學科,例如有編程學校已經和歷史教科書crossover,用編程學習中國歷史。這是一個破立的時代,不要落後於人,「42學院」出現的法國,已經是教育制度遠比香港靈活、實用的地方,更何況等而下之之處?與其被時代淘汰,倒不如走出comfort zone,否則要等待教育官僚帶動「改革」,結果不堪設想。

Angelina Jolie:當荷李活女星成為教授

自此,祖莉的國際社會活動在荷李活群星中引起相當迴響,有評論稱之為「祖莉效應」,後來者越來越多,例如Emma Watson發起的「He for She」女權運動即為典型。美國塔夫斯大學國際關係教授Daniel W. Drezner認為,祖莉的成功,在於懂得如何將自身的知名度和人氣轉化為政策影響力,而這不是所謂「同行評審」和「影響因子」所能評價的。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