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真相」Vs「謊言」

在「後真相時代」,要做一個KOL是相對簡單的,無論左中右、喜歡咖啡或茶,只要鎖定自己的受眾就是。但要經營一個體系、企業,就困難得多。要領導一個政府,而希望真正「凝聚共識」、「大和解」,無論在哪裏,政體是民主還是威權,都絕不可能。完。

每人都很虛偽,每人都在說謊:大數據告訴我們甚麼?

大衛德維茲在書中開首,就以「特朗普當選和當時民調數據的矛盾」,以及「奧巴馬成為美國總統,是否代表大部份美國人已沒有種族歧視心態」這兩個問題,指出我們從民意調查、常理推斷和個人觀感所得,往往與真實狀況大相逕庭。這反映網絡使用者在匿名狀態下,往往會表露不敢在線下談論的事情,諸如種族歧視、同性性傾向、性事、虐童、仇恨思想等。大數據正將我們原本沒有在人前展現的部份暴露出來,正如替此書寫推薦序的心理學家平克 (Steven Pinker)所言,大數據彷彿成為了「窺探人心的窗口」。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