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逾淮為枳:芬蘭教育是萬靈丹?

芬蘭教育的另一關鍵,在於老師的地位相當崇高。芬蘭教師入職要有碩士程度,師範課程每年只有10%錄取率,可以說在「愉快學習」氛圍中,老師已是相對精英化的行業。芬蘭教育改革也是由老師提出,老師對教學也擁有很大決策權,例如用什麼教科書就是老師自行決定,不用通過其他甚麼評審。芬蘭教育當局也對自己的師範課程和教育制度很有信心,不會定期評核學校和老師,結果反而令教導愉快學習的老師充份得到尊嚴。相反在東亞,教育一方面已完全變成服務業,老師要服侍學生和家長「顧客」;另一方面則變成官僚體系,大中小學對老師的各項評核越來越氾濫,令老師要追逐「影響因子」,又要「不務正業」應付各樣非教學工作,同時薪金和社會地位都有限,也得不到學生的高度尊重。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