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前總理的警言:網絡民粹的未來

《脫歐之戰》提到 Dominic Cummings、法拉奇等脫歐派如何借助「劍橋分析」這類大數據公司,一面定點追蹤、挑撥傳統選民的民粹情感,一面發掘過往從未投票的隱形選民,最後據益普索莫里統計,參與脫歐公投的英國選民當中,約有二百萬人於2015年大選時未有投票;另一邊廂,留歐派卻仍然在搞民卷調查、focus group 這類陳舊的選舉工程。舉一反三,大學今天的研究方法論「課程」,要求學生填寫的「道德評審表格」長篇大論、官僚不堪,但在現實世界,大數據公司只要按一個鍵,就能得到傳統學者窮年累月也不能精確了解的落地資訊。究竟近年國際趨勢反映了網絡民粹的勝利,還是傳統精英因為官僚主義的僵化而潰敗,其實心照不宣。

意大利與「一帶一路」發展中國家,有何不同?

意大利是否真有這種本事,尚待日後驗證,不過基於其民主及法律制度,以至歐盟法規和壓力,相信意大利確實難如非洲、東南亞國家般,沉溺於中國資金和貸款。意大利政府急需兌現大選許下的民粹、福利主義承諾,加上去年8月熱那亞塌橋,令民眾對老舊基建的質疑上升為政治議題,加盟「一帶一路」的務實考慮十分明顯。然而,即使是最力主加入「一帶一路」的傑拉奇,亦強調本國法律禁止港口為外國政府或資金控制,能抵禦中國的「掠奪式收購」,保障國家安全,更刻意宣示意大利政府在與中國協商的同時,也加強了相關法例,這類型的保障,在一般朝令夕改的發展中國家當中並不容易出現。

當歐盟回絕意大利預算案

歐盟的反應則完全可以理解,因為意大利是繼希臘後,歐盟負債比率最大的國家,2017年的政府債務總額相當於GDP的131%。作為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意大利的任何債務危機,都會對歐盟造成極大威脅,令歐元的公信力再受衝擊。然而歐盟也必須正視一個結構性問題:目前歐洲一體化下,只能有統一貨幣政策,但歐元區國家在經濟結構和發展水平存在莫大分歧,成員國在經濟發展和歐元區整體穩定之間,往往難以平衡。制度不更新,希臘、意大利的危機只會再三出現,要是再遇上特朗普式民粹領袖席捲全歐,問題就大了。

小國之道:聖馬力諾的智慧

到了今天,聖馬力諾作為獨立國家的事實,已經深入民心,基本上不可能改變,並在冷戰後發現了種種致富之道,昨天已談及,不贅。但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歐洲還有不少類似身份的微型小國,絕大多數都被合併掉;國際社會也曾製造了種種歐洲特區、自治區,作為不同勢力之間的緩衝,但今天已無一存在。19世紀聖馬力諾執政官的智慧,絕對值得深入研究,單是他們曾拒絕接受被贈送的土地,深諳「象以齒焚身」道理,就相當難得。

「超深度團」:主題旅遊可以實現嗎?

例如此刻我在塞爾維亞,就是自己設計了一個「鐵托行程」,除了到他的墓地、博物館、辦公室,也住在共產時代已負盛名的蘇式莫斯科大酒店,再參加了本地安排的「回到共產時代紅色旅遊」,和租了鐵托時代的甲蟲車在市區漫遊,起碼自己十分滿意。上次在克羅地亞的鐵托家鄉買了「鐵托酒」,更可以拿來一併品嚐。雖然喜愛一個人旅遊,但假如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旁,理應相得益彰。

米蘭廣場的塞內加爾人

像向我打主意的那位非洲人,說來自塞內加爾,我隨意說幾句Aliou Cisse、笑一笑、然後指向警察、再說來自香港的人不受這一套,他也沒有進一步行為。不過觀察所見,他們的收穫實在豐盛,尤以內地遊客為頭號目標,眼見不少老人家真的二十、五十歐元那樣派出去「購物」.......

意大利的分離主義:「薩丁尼亞王國」的今天

表面上,「薩丁尼亞獨立運動」只是笑話。今年8月底,英國《泰晤士報》為一名薩丁尼亞島民刊登訃文,主角是「薩獨」份子梅隆尼(Salvatore Meloni)。 他的「行動」,卻不果是在2005年登上一個薩丁尼亞的離島,自稱「總統」,直至離島業權人投訴,意大利政府才將梅隆尼以擅闖私人土地、破壞樹木等罪名拘捕。梅隆尼不是一開始就是獨立份子,甚至曾參加意大利統一百年活動,只是在活動上感到「大意大利主義者」對地方習俗的不屑,才憤而搞獨立,除了「佔領」,還曾涉嫌策動炸彈襲擊。

郵票上的墨索里尼——由強人到失敗者

墨索里尼在德國支持下繼續維持統治,意大利社會共和國早期,使用的意大利王國舊有的郵票,並在上面加印文字,下圖左方郵票是在意大利國王郵票上加印象徵法西斯主義的束棒(fasces),和意大利社會共和國國名而成;而正中間的郵票則以空軍郵票,再在其上加印「Everything and Everyone for Victory」而成。至於右方郵票則是 1944 年意大利社會共和國發行的郵票,郵票以羅馬神話中的神衹為主題,手執象徵法西斯主義的束棒,當時的郵票而不會再用墨索里尼的肖像作主題。

假如意大利成功殖民三門灣

為免意大利坐大,法國積極向清廷通風報訊,提供一切關於意大利的情報,令意大利空有其表的「砲艦政策」嚇唬不到人。英國則強調意大利不能使用武力,以免影響英國在華利益,暗中也給清廷出主意,反映外交從來沒有永遠朋友和敵人。最後,意大利發出「最後通牒」,清廷不屑一顧,意方無能為力,內閣又倒台,三門灣計劃就這樣無疾而終。

意軍二戰表現真的不濟?

他到羅馬翻查了大量戰時官方檔案,認為即使墨索里尼政權比德國納粹政權稍為仁慈、殺的人較少,但也不能低估其影響力,而且他檢視過北非、希臘、巴爾干半島與蘇聯戰役的檔案,發現意大利士兵不如外界想像中窩囊,作戰時還是相當有自信與殘暴的,例如蘇軍就認為意大利士兵與德軍一樣狠。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