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此刻凌晨,在墨西哥Cancun。二十年前$2美金在克里特島youth hostel訓硬板床,和身旁的流亡中東游擊隊聊天,變成此刻的高檔渡假聖地,話不敢說身不敢轉,就是怕吵醒沉睡的BB,和B。但其實怕吵醒的,何止這些?很難不令人反思,成長和所謂成功的目的是甚麼。土地問題解決了成家立室了,就會比從前快樂嗎?不會的。我這代人,一般都不會的。

[友好文章分享] 林輝:成長的代價

這也是事實,因為絕大多數的友情消逝,都是悄然無聲的。不知從何時開始,形影不離的好朋友漸漸走遠,也許是因為畢業了、也許是因為有了其他興趣、認識了其他朋友甚至開始戀愛,好朋友再非對方的唯一。不知不覺地,你們互相退出了對方的生活圈子,你有你的生活,他有他的忙碌;由偶爾還會相約見面,變成只在大伙朋友相聚時才難得碰頭,卻發現再沒有講不完的話題,搜索枯腸吐出來的說話,竟然像個初相識的點頭之交。曾以為大家鐵定會是對方結婚時的伴郎,結果卻只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他的婚宴照片;你明白那不是任何人的錯,然而那種淡然的哀愁,難免在心頭徘徊不散。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