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海外香港人群體的轉捩點

目前有超過一百萬海外香港人,其中超過一半居住在加拿大,然後是美國、英國、台灣、澳洲等,已經具備了建構互助共同體的基礎。對中國而言,只要讓香港回到回顧初年一國兩制的初始狀態,這個和本地互通的海外香港人群體,也有百利而無一害,同樣是中國軟實力的一部份,就像2000年,海內外香港人紛紛自發協助北京申辦奧運一樣;但假如中港矛盾持續發酵對立,自然就是另一回事。

全球抗爭系列:蘇丹做到的,香港做不到?

在香港案例,特朗普曾經也在Twitter說要為習近平和香港抗爭者「調解」,甚至鼓勵他到前線,但這明顯是抽水。香港畢竟是國際社會承認的中國領土一部份,外國此刻只能單方面研判是否繼續視香港為不同中國內地的實體,除非出現重大變故,很難直接調停;特朗普作為一個反覆無常的商人,也只是以「香港牌」作為中美貿易戰棋子,並沒有誠意正視香港問題的根源。然而,國際線是絕對實用的,因為香港足以影響中國經濟大局,也是新冷戰的前哨陣地,只是香港人的國際牌要更有技巧,需要的專業知識、勇氣和彈性,乃至和北京鬥而不破的智慧,都比蘇丹難度更高。

全球抗爭系列:厄瓜多爾離開OPEC之後

這一波群眾運動,在現政府眼中,自然是前總統和委內瑞拉等左翼勢力顛覆;但到了左派上台,又會把一切動亂都形容為美國這個「外國勢力」的黑手。拉美民眾始終認為,自由經濟帶來的是企業對民眾的剝削,企業賺取暴利,民眾卻要承擔生活成本急劇上漲,自然不公平;但商界對福利主義的恐懼,只會更深。厄瓜多爾目前正是大和解的契機,但假如解決不了局勢,鄰國委內瑞拉由天堂變地獄的殷鑑不遠,徵兆亦不妙。

全球抗爭系列:伊拉克和香港,哪些可堪比較?

西斯坦尼、什葉派老牌民兵領袖薩德爾等都感到形勢不妙,紛紛和現政府割蓆,這固然加速了總理辭職的決定,卻令群眾運動得到更大momentum,更難收拾。伊拉克新一代強調「無大台」,對任何傳統領袖都不信任,對各派系之間的共識政治充滿犬儒。要運動終結,除非是憲法層面的改革,增加直接民主元素,減低精英閉門造車,但這除了涉及內部權力重新分配,也觸及敏感的國際持份。要是buy time,伊拉克群眾信服的反恐英雄阿沙迪因為被現政府解僱,倒是破局的理想人選。可惜香港連這樣的人選也沒有,「太上皇」勢力只有更龐大,結構更難解,奈何。

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誰更離地?

故事中呈現的各種矛盾,包括抗爭該走溫和還是激進路線?小鎮本土平權組織如何面對馬丁這位「外來勢力」,「大台」該由誰來主持?平權運動內外的黑人和白人應分別承擔哪些角色?以至時任美國總統詹森(Lyndon B. Johnson)和馬丁各自主張的左翼進步議題,應以哪項作為優先考慮?種種矛盾為香港人看來,原來有一種特別的共鳴。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