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憲章》之後:保住神級地位的哈維爾

哈維爾2011年去世,全國舉行國葬,國際社會同哀,這樣的聲望,在眾多東歐轉型後的新領導人當中,並不容易。究其原因,一來是哈維爾知所進退,沒有戀棧權力,二來他很懂得運用國際聲望為捷克做事,令其不可取代,三來他的文學著作本身也成了捷克國寶,早已升上神壇。但是同樣的公式,在別的地方,可以有完全不同的結局,國情不同,橘越淮而枳,信乎。

Czechia:「新捷克」的身份認同

這個「正名」例子,給我們的啓示有很多。不少人關注對國內身份認同的影響,但捷克在國際舞台的進取心,似乎更值得注意。捷克在前華約陣營中,國民教育水平、文化素養、經濟發展等都居於前列,目前處於中歐關鍵位置,雖然面積小了,但潛力一點不差,布拉格已成為歐洲其中一個大都會,一直相信自己能承擔溝通東西方的角色,而「東方」除了俄羅斯,還有中國。

習近平捷克行:中捷關係「形勢大好」?

就捷克本國而言,澤曼政府的對華政策轉向,並未得到國內民眾一致認可,尤其國內反對黨就指澤曼違背了捷克自哈維爾以來堅持的民主、人權外交立場,而且聲音頗大。在習近平到訪前夕,布拉格不少媒體報道,數十面用於迎接習近平的中國國旗,遭到反對人士損毀;而在歡迎習近平的儀式現場,手持「雪山獅子旗」的藏獨人士與中國駐捷使領館安排的持五星紅旗的迎接人群爆發衝突,也反映了捷克面對中國崛起的複雜感情。

重回布拉格/林一峰

把布拉格化為種種詩意的代表人物,在林一峰之前,自然不得不提捷克國寶級作家米蘭・昆德拉 (Milan Kundera),他曾六次獲提名諾貝爾文學獎,名作《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笑忘書》等,成了歐洲文青的床頭閱讀。

當歐洲駐港人員談及歐洲難民潮

然而在另一個場合遇見的匈牙利駐港總領事,就有截然不同的觀點。他說那些敘利亞難民能扶老攜幼來到歐洲,肯定是有人安排,並非自然行為,所以不能簡單歸類為「難民」。匈牙利現在承擔著守衛歐洲大門的責任,防止非法移民乘亂偷盜,值得世界支持。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