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論爭:特朗普Vs美式足球聯盟

他們整理NFL1998-2007年間的NFL新人選秀時,評論員對四分衛球員(一個美式足球的關鍵位置)的評語,發現黑人球員大多被形容為「體能良好、但欠缺心理質素」,白人球員則剛好相反。須知參加新人選秀前,這些球員已經參與過競爭激列的大學聯賽,「體能好、欠心理質素」的球員,在大學聯賽也不易生存,若說非裔球員都是如此,未免難以令人信服。

烏克蘭大饑荒,還是大屠殺?

烏克蘭人稱之為「Holodomor」,意思即是「以飢餓滅絕」,並仿效以色列的猶太大屠殺紀念館設計,建立了大饑荒紀念館。筆者剛到過這個紀念館,那些飢民照片固然震憾,講解員版本的反俄歷史,同樣令人難忘。

布殊父子Vs特朗普:白人種族主義的未來

其實,處理「歷史傳承Vs政治正確」的矛盾,並非不可能。例如今日墨西哥人,不少是西班牙人和印第安原住民的混血後代,他們會紀念阿茲特克末代皇帝,也會承認那段悲慘歷史是「現代墨西哥」的起點。

常春藤大學的「政治正確大事件」

更荒謬的還有普林斯頓大學,這次將一次大戰時領導美國的前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牽涉其中。威爾遜曾任普林斯頓大學校長,該校著名的公共和國際關係學院,即是以威爾遜的名字命名。然而,威爾遜雖然國內外政績、口碑都頗佳,但在左翼學者眼中,就是記得他任美國總統期間,允許南方諸州實行種族隔離政策,因此「政治不正確」。

公元2016年:政治正確之死

在媒體領域,對「政治正確」的輿論追求,導致了變相「自我審查」,任何「可能」讓弱勢群體「覺得」被冒犯的表述,都成為禁忌。如「殘疾人」這一稱呼被認為「政治不正確」,要改為「體能受挑戰者」,這類似乎是多此一舉的例子,讓不少美國人愈發認為「政治正確」,已成了象牙塔自我感覺良好的離地遊戲。

那些支持特朗普的亞裔人們……

對那些來自中國、敘利亞等國的人而言,美國外交政策越是強硬,越能夠改變母體;對菲律賓、越南等國的移民而言,美國總統對中國、俄羅斯越有「鬥心」,越符合家鄉親朋戚友的利益。至於他們本人在美國會否因而淪為二等公民,卻不是目前的憂慮,因為特朗普也十分聰明,邏輯是「抵壘政策」,不會輕易影響已成功入籍的那一群。

Up ↑